首页 > >
  • 尧山庙会

    旧日的每年农历二月初八,相传是寿佛的诞辰日和阿弥陀佛的出家日。因此从二月初一至初八,桂林民众都时兴赶尧山庙会。 自古以来,似龙脉起伏的尧山,就有众多的寺观庙宇和人文古迹,吸引人们去踏青春游。 山巅最高处,有唐代始建的尧庙,后来是白鹿禅师的归钵处,还有明代所建的玉皇阁。尧庙亦叫白鹿庵和剩米庵,相传曾有一件“剩米臼”,有五个和尚出五个人的米,有十个和尚给十个人的米,后来有人贪了心,将臼口凿大了,从此再也不出一粒米了。尧山半山腰有块天赐田,更是佛迹林立,有唐代的龙泉寺,相传是白鹿禅师的祝发出家地,寺邻有他饮水的玉乳池,玉乳还保持至今。明代还有白云观和寿佛庵。尧山山麓有唐代就开凿的龙池,还有一座明末清初因性因和尚归钵在此而出名的祝圣庵。 性因,原名金堡,号道隐,来自浙江钱塘,曾是崇祯年间庚辰科进士。明亡后官任南明永历朝的兵科给事中,因其直言,被“罪谪”来桂,出家在此住持。但国难当头,他仍心怀报国,常与瞿式耜、张同敞等抗清名士旷论国是,还仗义为瞿、张二公收殓,颇受人们尊崇。 祝圣庵位在尧山西北麓的茅草坪上,因而又名茅坪庵或茅庵。山门呈八字形排开,踏七级石阶进人石柱山门,额刻“祝圣庵”三个行揩大字。山门里面,是两进五开间小青瓦面、青砖山墙的硬山式建筑,前是佛殿、后是斋舍。 庙会开始时,从建干路南端起,每天都是朝山春游的人流,人山人海,络绎不断。尧山庙会,不分阶层尊卑,几乎倾城而出,人人都是兴高采烈。 建干路两旁的厂篷,一直延伸到祝圣庵。桂林传统里凡有什么好吃的、好耍的、好看的,都搬到了这十余里的集市上。除了小百货云集,凡珠玉、古玩、字画、花鸟、虫鱼、绫罗、服饰、故衣等等,亦都应有尽有。还有星卜、杂耍、跳神、彩调、玩子和牌九、赌摊,一个接着一个。这几天的小吃,都有最吉利的叫法,例如寿佛粽、寿佛面、罗汉粑粑、罗汉斋菜。 一条登山小径古道,经过山麓龙池,绕过古枫蔽荫的祝圣庵,再登临天赐田。祝圣庵是尧山进香的第一庙,那氤氲的香火弥漫了庵内庵外,使人们无法张眼,但有进入佛境一般的感受。祝圣庵的头进是供奉三宝如来等;二进是菩萨;三进是阿弥陀佛居中,右边是关公与孔子,左边是观音大士。抗战时期,孤寡妇女可以投庵求生。祝圣庵兴盛最旺时,曾有一桌和尚、一桌僧尼,乾道坤道左右各行其道。有道是:打破常规,佛道释同吃一香火。 登临天赐田才是朝山人最终目的。沿着曲延五六里的溪边山径上到天赐田后,眼前呈现的更是一番仙境:山间为云层笼罩,众庙又为香烟所弥漫,看不清山,看不清庙,看不清人流,只闻阵阵木鱼、磬鼎与诵经声。 那时的白云观分上中下三层,主殿是三宝:如来佛居中,左是寿佛,右是观音;二进是真武祖师;三进上板梯是玉皇,再进深处是地藏王菩萨。据说,清光绪年间,曾有云贵总督岑毓英到此朝山,向如来佛许下心愿,如果保佑他打了胜仗,便来出资修葺。结果如愿,他也还了愿。岑毓英殁后,也就入葬在祝圣庵的左侧。兴盛时的白云观,云集有30多位出家人。 赶尧山庙会,总有奇奇怪怪的见闻。登上了天赐田的香客,求签问彩最为虔诚,但往往有香客摇出的签条是“有心无心,罚油三斤”,叫人哭笑不得,但又唯恐真的被神、佛责究,只好恭恭敬敬地把三斤油钱投入功德箱里,这是庙主的有意作弄。 尧山庙会亦吸引了全城的叫化子,这几天他们都要换上大簸箕去讨取施舍,还要背上斗袋去盛装寿佛粽。但也会有一种佩戴头簪手镯的女性夹在其中,她们光要食物不讨钱。原来,这些都是为儿女乞求布施“百家饭”的良家妇女。相传,儿女吃了“百家饭”,便能百病消除、长命百岁。还有些妇女专门去佛像边寻找人家供奉的鞋子,传说取得供奉的鞋子,就会“早生贵子(孩子)”。

  • 桂林中心广场

    桂林市中心广场 桂林中心广场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正式落成,占地5.14公顷,集休闲、娱乐、购物为一体,是广西各城市中的大广场之一。它紧靠中山路和正阳步行街、毗邻桂林榕湖、杉湖、漓江,被誉为桂林城的大客厅。广场中央由花岗岩组合成世界地图,刻有311个中外城市的名字。广场上树立有“桂林山水甲天下”和亚太环境与发展议员大会的“桂林宣言”石碑。广场舞台两侧各竖一块高科技电子屏幕,每块100平方米,为广西之最。现代高科技的旱音乐喷泉将水的艺术发挥到了极致,喷泉宽幅达16米,中间喷泉水柱最高可达60米高,喷泉随着悦耳的音乐时而如云似雾,时而喷薄冲天,在彩灯和激光灯的映射下五彩斑斓,如梦似幻,据称是目前国内大规模的旱音乐喷泉之一,可以播放水幕电影。广场地下为小香港购物城和停车场。每到周末和节庆日的夜晚,广场上可观赏到多姿多彩的文艺表演。

  • 解放路

    解放路 解放路东起解放桥,西至丽泽桥,全长1公里,以十字街为界,西段为解放西路,东段为解放东路。解放路是桂林东西走向的重要干线,在十字街与中山路相交。也是桂林旅游观光的重要通道,在该路的周边有桂湖、正阳步行街、漓江、解放桥等旅游风景点。改造后的解放路为双向6车道,混凝土路面,设绿化分隔带。视野开阔,街道环境优美。

  • 从乡间土台到大学讲台

    中国戏剧家协会广西分会会员、桂北民间杰出的彩调老艺人谢济舟,不幸于1983年4月8日在他的家乡——临桂县两江镇病逝,享年82岁。谢济舟的病逝,使我们失去了一位才艺双全的尊师,是我区戏剧界的一个重大损失。 谢济舟在业余彩调舞台上,粉墨春秋七十年,不仅在表演艺术上造诣高,而且在发掘彩调传统剧目和培养彩调人才方面成绩卓著。 出生在农民家庭的谢济舟,从小就爱看彩调,更爱唱彩调。到他11岁那年,就拜在秦老四门下学艺去了。秦老四是彩调四大状元之一,精通场面,善演各行,能坐彩调舞台上的“八把椅子”(即吹、打、扯、唱、生、旦、丑、净)。师傅悉心教诲,徒弟苦练勤学,谢济舟学艺不到两年,便成为名师的高徒。在桂北的乡间土台上,演什么像什么,样样来得。一次,桂林对河那边一个调子班挂牌演《女反情》(即《下湖北》),派专人送帖子给谢济舟,特邀他客串四妹(□角)。演小生的是当时桂林的名角董胜林(扮丑角李四),董有意要和谢比个高低,谢明知对手名声大,也不甘示弱。在台上董问一句,谢答一句;董唱一段,谢也唱一段;董唱钟东韵,谢唱钟东韵;董唱江阳韵,谢也唱江阳韵时唱的都是搭桥戏,全靠演员即兴编词)。两人一问一答,一唱一和,一来一往,一挑一逗,从晚上7点钟一直唱到第二天早晨5点钟,谢济舟以惊人的表演和超人的智慧,博得同行和观众的满堂彩。从此,谢济舟名噪一时,誉满桂林。 标志谢济舟表演艺术顶峰的戏是《哑背疯》和《双黄蛋》。《哑背疯》这出戏不仅彩调有,其他不少剧种也有,但谢济舟演来人物性格却格外逼真、生动。疯女王氏嫁与罗大哑子为妻后,家里穷得揭不开锅,只好靠哑子背着疯女到长街上卖唱度日。这一哑一疯两个角色同时由谢济舟一人扮演。他以高超的技巧,通过疯女对哑子的劝慰、拭汗、打扇等动作,使疯女的个性十分鲜明。当卖猪肉的老板刘二动手去挑逗疯女时,哑子嘴不能说恨从心底起,飞起一脚向刘二踢去,真是判若两人,一个憨厚耿直富于正义感的哑子形象,活灵活现地出现在舞台之上。谢济舟的《双黄蛋》更是彩调表演艺术中的绝技。《双黄蛋》也叫《鸳鸯蛋》,由一个演员同时扮一对相亲相爱的夫妻,左半边是一个彪身大汉,右半边是一个美貌佳人,当演员左转身时,观众看到的是个男子,右转身时,观众看到的又是一个女的。在表演上,一会要求豪放,一会要求轻盈;在演唱上,一会要求雄健,一会要求柔情,从而使男女两角各具个性。谢济舟老艺人掌握并运用娴熟的丑旦表演艺术,把人物的情感、嗓音、台词抒发得淋漓尽致。每次演出,观众无不拍手叫绝。遗憾的是,彩调表演艺术上的这些绝活在现在的彩调舞台上很难看到了。其原因是,这件戏表演技巧高、难度大、不易掌握,如果演得不好,反给人以不伦不类之感。 谢济舟老艺人不但是位业余彩调表演艺和家,也是一位业余剧作家。在他七十年的彩调生涯中,他和他的同行们自编了不少彩调新剧目。经他发掘出来的彩调传统剧目,现在还保存着的就有几十出之多,这是一笔丰富而珍贵的艺术遗产。在他留下来的剧作中,绝大部分都是反映下层劳动人民的生产、生活、爱情和斗争的。《大闹阳春》运用桂北人民喜爱的山歌形式,塑造了一位面对财主和官府衙门的淫威敢斗善斗的民间歌手何秀芳。她像壮族歌仙刘三姐一样,聪惠过人,出口成歌,并把山歌作为与敌人作斗争的武器。在大闹阳春的季节里,何秀芳看到农民的秧苗熟了不能插,被迫去帮财主插秧时唱道:“财主坐吃得富足,好比栏里养的猪,大家齐心莫干了,看他享福不享福。”财主的管家张麻子不准何秀片唱这号歌,秀芳又马上接唱到:“大路不平众人修,情理不合我强出头,从小生来不怕死,专和财主作对头。”秀芳用山歌号召农民起来抗种,惹怒了财主,财主贿赂县衙,把秀芳抓去审问,秀芳在官府衙门指着县官的鼻子骂道:“狗官做事心好歹,饿贪财主冤枉财,做官不为民作主,要你死后无板埋。”秀芳就是这样天不怕地不怕地和坏人斗,在农民兄弟姐妹的支持帮助下,以胜利告终。在农民和财主、官僚统治者矛盾尖锐的旧社会,能编能演这样的调子戏,是一件很不简单的事。《裤子换烟》通过王三在烟瘾发作手头又无钱的情况下,竟将妻子洗好未干的唯一的一条裤子,拿去烟馆换鸦片烟的故事,控诉了帝国主义对中国人民身心的毒害。《大闹屠行》在彩调传统剧目中,可以说是独树一帜的,它以喜剧的清新、明快的笔触、乐观的情调,勾画出江湖上各行各业的十七种不同身份的人物(如外老板、内老板、打花鼓的、唱莲花落的、看相的,观四洋镜的,耍把戏的、哑背疯的……),形式新颖,妙趣横生,展现了一幅幅社会风俗画。《狗保闹学》是彩调的著名闹剧之一,对财主陈大娘之子陈狗保在学堂无理取闹,捉弄私塾老师张元寿的不端行为予以斥责。《讨学钱》是《狗保闹学》的续篇,对财主陈大娘惜金如命、赖交学金,进行了辛辣的嘲讽。《吹破天》、《住一夜》等戏,鞭挞了赵员外、钱公子和财主黄成希的吝啬和狠毒,赞扬了外号叫“吹破天”(真名崔过边)的农民和王家十皮匠的精明能干。 谢济舟老艺人留下来的剧目比较多,思想内容都是比较健康的、积极向上的。 解放前,谢济舟和他所在的调子班,在桂北的农村,圩镇上挣扎,飘游了近四十年(也曾到湖南、贵州与广西交界的一些也方演出过)。他们身穿农民的服装,有的脚穿草鞋,有的打着赤脚,挑着调子班唯一的一副担子头是装行头的木箱,另一头是装鼎锅、碗筷的箩筐。住的地方经常是在庙里,演出的戏台,有时在庙里,更多的时候是在乡间的土台上。“调子班,好凄凉,日日夜夜庙里藏,三块砖头架鼎锅,边喝米汤边化装。”这就是谢济舟他们这些彩调老艺人解放前生活的真实写照。 解放后,彩调这个剧种翻了身,彩调艺人也重见天日。谢济舟积极参加各种社会活动,下乡下村辅导彩调业余演员,60年代初,谢济舟受聘到广西艺术学院这所广西最高的艺术学府任教。一个在乡间土台演了近四十年调子的民间艺人,走上了大学的讲台,经他培养的专业和业余彩调演员计有二千多人,他的学生桃李满天下。

  • 奇峰镇

    在桂林市郊李家村,距市区约10公里。这里奇峰林立,山势雄奇,层次丰富,色彩绚丽。近看山如剑戟,直刺天汉;远看犬牙交错、重重叠叠,深邃莫测,是峰林最为密集之处。江游过此,进入一个小高潮。据说这里曾是太平军练兵之地。

  • 漓江路

    漓江路 桂林市原来的漓江路,仅仅是条路;而现在的漓江路,却成了一道景—— 它东起三里店大圆盘,西至漓江大东头,全长2公里。快车道、专用公交车道、非机动车道、人行道、渠化十字路口等,宽阔明快,井井有条,交通功能齐全;樟树、桂花树和灌木花草组成的六排绿化隔离带错落有致,姹紫嫣红;机动车道灯、人行道灯、绿化灯掩映红花绿叶丛中,透射出高雅浪漫的城市气息。更令人称道的是道路两旁的骑楼,不仅可供人遮风避雨,还极大地丰富了建筑的层次…… 漓江路与国际会展中心交相辉映,构成了漓江东岸一道高丽的风景线。 道路改造定为断面50米的城市二级主干道,中间设快车道四条,保留原来的樟树隔离带,另辟两侧专用公交车道、非机动车道和人行道,各种功能的道路各司其职,充分地照顾了行人的安全。新增两条绿化隔离带,外加人行道上两排绿化树,使漓江路成为目前桂林市绿化最密集的道路。 漓江路立面改造也颇具特色。漓江桥往东300多米之内的沿街建筑底部(三层以下),几乎都增加了具有粤广商埠风格的骑楼,辅以仿花岗岩石块的外墙装修,既美观凝重又有历史感。置身其中,行人能遮阳避雨,倍感方便舒适,充分体现以人为本的精神。在沿街建筑的上部也进行了大胆的处理,蓝灰色的水波纹连贯于几百米长的墙上,将最能代表桂林风景精髓的漓江点化其中,人在其中行走,便会感觉进入一个浪漫的空间。公交车专用道、骑楼、墙面的水波纹,有人称之为桂林道路改造上的“三大创新”。 漓江路的设计具有浓厚的人性化特点。作为一条旅游景观路,设计和建设者着力营建的就是极具人情味的氛围。被称为“街道家具”的电话亭、座椅、路灯、路树、广告牌等,一切以人为本,方便舒适。盲人通道、轮椅通道、石板人行道以及能挡风避雨的骑楼通道,以安全方便为主,无不体现浓郁的人情味。

  • 张永发的染水

    “张永发的染水,曹保元的膏药。”这是桂林的一句流行语,其意是说它们的货过得硬,质量好。 张永发的竖牌人,是湘人张海清。清光绪七年(1881),他随父挑着一付货郎担进入桂林。“风也来,雨也来;打也来,骂也来;不赚钱,我不来。”(张海清语)赶大面圩,赶大河圩,赶双潭圩,早出晚归从不间断,日积月累,聚了些小财。 张海清摇身一变,由行商而坐贾,在河东五通庙前街开了间张永发染布店,质好价平,加上包退包换,直引得顾客盈门,常常上半日布即卖光,于是,店子有了先交定金后交货的举措。张永发还有许多便民措施,如对待老客抛些尺寸,价格更优些,代客选市料,赠送同色缝衣线,等等,总之让顾客放心、称心、开心。 张海清还利用手头的资金在淡季大量囤积棉纱、蓝靛,委托手工业户织布,这犹如办了许多分厂,用现在的话来说是“借鸡下蛋”。终于,张海清成为桂林商界首富。 张老板说:“我家有两个金饭碗,一是做生意赚大钱;二是头田地收地租。两位一体,互相为用。”他买田造屋,广置不动产,从1916年起,陆续在零陵老家修建大院五幢,全州买房五幢,在桂林买房十三处,共置田地千余亩。 抗战爆发后,桂林成为西南政治、经济、文化重镇,人口暴增至50多万。人多,生意自然好做,张永发的布供不应求。张海淸顺势在厚富街(即现解放东路西头处)开了一家支店,1939年又在漓江码头开了另一家支店,前者由五儿张廷汉经涔,后者由四儿张香圃掌柜,经营棉布,附设染布加工,兼营绸布,“土洋结合,两条腿走路”。至此,张永发的资金达26万元。 赚钱后,张海清做了一些有益的事情,如知名人士李达被广西大学解聘后,困居桂林,生计危机,多亏张海清慷慨解囊。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1944年秋,桂林沦陷后,张永发财产损失过半,元气大伤。桂林光复后,张永发重打锣鼓另开张。 1946年,张海清去世。张香圃在南门开了总店,恢复了东江支店,还不惜放血打通银行关节,获取大量贷款。当时,物价飞涨,“只愁借不愁还,能到手肯定赚”。有钱,生意还不好做? 不到几年工夫,张永发东山再起。张香圃以三百两黄金买下十字街口一块地皮,建起了钢筋水泥结构的四层楼作张永发总店。老桂林人至今记得1949年4月张永发开张庆典的那天,锣鼓喧天,鞭炮轰鸣,匾额镜框花红琳琅满目,市里的达官贵人、青帮头目都亲临捧场。当天营业额达千多光洋,用箩筐来装。 张永发昔日的风光,如今已是桂林人酒后茶余的谈资。

  • 上海路

    上海路 上海路东起漓江桥,西至上海路立交桥,是桂林市交通东西走向的主要轴线,全长1.3公里,宽50米,为双向6车道,并设有公交专用车道。该工程2001年4月开工,当年9月完工。该工程共埋设雨、污水管线1400米,电力管线下地1300米,通讯管线下地1300米,埋设燃气管道1500米,立面改造2万多平方米。在道路两旁重新进行了绿化,安装了新的路灯照明系统。  上海路是连接桂林两江国际机场路至高新区的重要交通枢纽,但原来上海路全线路面宽仅23-32米,很难满足该路段高峰期交通流量8150辆次/小时、非机动车7920架次/小时的需求。上海路改造工程的实施,极大地缓解了我市中心城区的交通压力,使我市西区、东区之间的重要枢纽成为坦途。

  • 办郎——旧桂林的婚礼习俗之二

    男女双方家长的意见由媒人往来传达,然后定下结婚的日子,这程序叫做“择日亲”。接着,男方家长便要为儿子“办郎”。在接亲的前两天,要先向女家行聘,就是过礼。女家也在当天办郎的日子,送嫁妆来男家。男家在下午,要大宴宾客,举行办郎酒。 这天,用女家送的嫁妆布置新房。请新娘的小弟弟或请亲友的小男孩,为新房钉门帘,用红布包着秤砣,在门上敲钉子,名为“舅子钉门帘”,还要请一位福命的亲朋女家眷来铺床、叠被、挂帐等。因为请一位“全福太太”来铺床,新郎新娘便可沾她的福气,白头偕老。在铺床时,切忌“四眼人”在旁观看。(人们把孕妇叫做四眼人),孕妇也要自觉离开,否则将会不利于新娘今后的妊娠。 男家的宾客行将到齐了,就要举行办郎仪式。在厅堂祖先香火前,点红烛、烧佛香、奏鼓乐。新郎在新房内跪在床前,由母舅为之插金花,穿长衫,着马褂,身披红绸,帽插金花,边奏乐边唱贺郎歌:“一副红烛好辉煌,恭喜新郎出洞房;今年吃了办郎酒,明年生个状元郎。”新郎迎着鼓乐、歌声来到厅堂上,向祖先行礼跪拜,再向尊长前辈宾客行礼。安席后,新郎就坐“花席”,有执花烛的两个童子,分别坐在新郎的左右,名叫“夹侍郎”,喜宴开始,这就是办郎酒。 迎接新娘子要在子夜举行。新郎拜过香火后,随即坐上花轿,由吹鼓手乐队、接亲的队伍,手执灯笼、火把,蔟拥着花桥往女家住宅进发。来到女家宅地,大门紧闭,不让接亲队伍进去,叫做“压性”。要送上开门封包,三次送过才开门,这就是旧式婚俗中“六礼”中的最后一个程序——迎亲。 接回新娘,举行过拜堂仪式,即送入洞房,新娘坐在床沿,行“挑褓见面”礼。新郎用一把秤,把秤砣缚在枰杆上,用秤钩去勾挑新娘的盖头揪。表示“公不离婆,秤不离砣”的意思。“全福太太”要用筷子喂面条给新郎新娘,让他们各吃一口,“面长面长”,意为夫妻天长地久。还用新郎新娘的几根头发结成双结,名叫“结发”,意即结发夫妻。再喝“合卺”酒。随后由新郎新娘送“抬茶”喜糖,人们闹新房了。 新娘来到的第三天,叫“三朝”。这天早晨有送洗脸水的礼俗,新娘把洗脸水送到翁姑房中,给家公家婆洗脸,也给客人送,献过茶后,就下厨了。要求新娘把水缸中的鱼捞起,去鳞、切块,下锅烹成肴。这一招是测试新娘手艺的,看她平日在家中是否做家务。下午,设宴席酬劳亲友中来帮过忙的,名为下厨酒。 三朝这天,男家的长少咸集在厅堂,举行三天分大小仪式,这是旧婚俗中一项必要的仪式。新娘初来,不认识男家中大小成员,分不出尊卑长幼,日后不好按家规家礼相处,便要向她一一介绍家中成员,尊卑称呼,有礼有序。连家中的女佣人,婢女都来拜见新娘,一一答礼。三天分过大小,人家便得循规蹈矩,不能随便说笑话,“嬉闹新娘子”了,否则便会失礼。 全家成员从此便恢复了正常生活,一整套婚姻礼仪习俗程序便畀结束。家庭中新增一个成员,人们便认为办完了人生中的一件大事,双方父母因为儿女完了婚,了结了一桩心愿。夫妻开始了新的生活,共同去追求美满的幸塥。

  • 盛暑时节话旧俗

    桂林这地方,旧时在炎热多雨的季节,人们自有其清凉消暑的方法。 家家备清凉饮料,一些挂着“乐善好施”牌子的大户人家及大店铺门前还施舍茶水,茶叶用的是山楂叶或连叶带梗的龙胜粗茶。茶叶越老越好,往往用茶篓在楼上存放对年。此种茶叶性凉,小孩热天生疖子,用捣烂的茶叶来敷效果好。 西华门外有爱经善堂,大厅内设有座位,还有人在此说书。堂内用大缸装着茶水,人们可掀开木盖,拿小竹筒自己舀茶水喝,这里是城里常客和进城乡民爱来歇息的场所。 桂林城傍临漓江,江水清澈。水东门、九娘庙、伏波山、象鼻山等码头是主要挑饮用水的。城内外还有众多的水井,多是甘洌的佳泉,人们可以挑选不同水质的水烧茶、做饭,附近村民还喜欢畅饮清凉的井水,因为它更解渴。 那时,正阳门前的天平架(即小十字街)以卖酸菜、梅子和凉粉有名,抖着肺店里的酸菜做工精致,酸脆甜爽。附近仁寿宫的井水特别清凉,冲出的白凉粉,最是令人喜爱。 夏日的菜肴讲究清淡,有凉拌豆腐、皮蛋,酸醋黄瓜、茄子,泡酸豆角,枸杞菜、萝卜菜、小白菜打汤,酿苦瓜,等等。除此之外, 还有清水煮马蹄、绿豆汤、绿豆糕、薄荷糖,这些都是清热消暑的好食品。河东菜园出产的西瓜,用井水浸泡,清凉沙甜,最为上乘。 桂林旧时民风俭仆,居家唯穿布衣,贵贱以布料的粗细为别,视布料的颜色得知年纪,看衣服长短能区别清闲与劳力。六塘出产的麻布有粗细两种,将麻布衣服穿在身上实在凉快。城里人大都喜着竹布(又称竹纱),有青、蓝、白三种,其中月白色尤为中青年妇女喜爱。 点梅纱、府绸则是最阔气的衣料。 在穿鞋方面,乡村男子多穿粗草鞋,妇女则穿细草鞋,走路灵便轻巧。城里人多穿家制布鞋,到了抗战光复以后,贫民夏天多着木板鞋,这种鞋价钱便宜,穿着随意凉快,人们很喜欢。 清时已有洋枧、香皂,但居家生活为俭省花费,洗头一般用洗手果、皂角或茶麸,加放柚子叶可使秀发乌泽。洗深色的粗布衣裳,则用茶麸或灰水。灰水是用禾草烧后,将灰过滤而成,腻滑去垢,农妇多用棒捶或脚踩,即使是破旧衣裳也洗得十分干净。城里人一般用洗手果洗浅色细布衣。每年八九月果红时,打下来卖,有的人家一次买百把几十斤,统统捶烂,用砂盐溃好,装进缸里,到时只要掏一抓出来,用热水泡出泡沬再洗。那时,有的人家屋后园里还种有高大的洗手果和皂角树,到时采摘备用。 “六月六,晒红绿。”桂林人旧时多住平房,经过了梅雨时节,藏在箱柜的衣物大都上了霉。当此盛夏,家家利用这天炽烈的太阳曝晒棉衣、被褥和其他衣裳,又称为“晒伏”,红绿就是指五颜六色各式各样的衣服。 热天下河洗澡的都是青年男子,九娘庙码头既清又深,敢到之处泅泳的人,才称得上很有游水功夫的。整天在江而上劳作的船民们并不专门下河洗澡。他们要在船舱外围起竹垫,倒温水洗凉。他们认为洗温水才能走血脉,散疲劳,去汗垢。住家则都备有大小脚盆,大脚盆为男子专用,小脚盆为女子所用。农工男子人人腰间都系有四尺长的汗巾,一来便于拭汗,二来可以洗身。夏天戴铜壳帽(即一种竹帽)或草帽,农妇则戴头巾和扣布手巾,既可擦汗又可遮阳。 旧时,桂林城内有板栗园、李子园等果林,寺庙内外古树参天。尤其是依山居住,山岚萦绕;傍河人家,江风轻拂,平添几分凉爽。大街小巷均为青石板路,居家天井也用石板镶嵌。即使贫家,都有堂屋。堂屋内不给乱堆杂物,打扫得十分洁净,屋前屋后,多植花木,所以室内阴凉。加上附近山区盛产竹子,各家躺椅、坐凳、凉床、枕席多用竹器,便于歇凉使用。当时的儿歌“好凉快,吃饭不要菜,睡觉不要被窝盖”,便是充分显示出清凉的乐趣。大街上朝西的店家往往扯起布篷,遮挡烈日,更有贪图凉快的人们往岩洞里下棋或午睡,充分享受清凉世界的乐趣。因桂林一日备四时之气,深夜凉爽促人安睡,何况时有阵雨,在这“一雨成秋”的时候,暑气顿消,特别使人神清体舒,真是“宜人独桂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