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二战美机失事记事碑

    二战美机失事记事碑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美两国共同抗击日本法西斯。一九四四年八月三十一日,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375轰炸大队一架B—24远型轰炸机,从柳州机场起飞,前往执行轰炸停在台湾某港口的日本军舰任务,返航时,因柳州机场遭日军袭击,而转桂林机场降落,途中,该机及机上十名机组成员神秘失踪,五十三年后的1996年10月2日,该机残骸在猫儿山自然保护区仙愁崖地段,偶被发现。部分机组人员永久身份牌及遗骸被发掘。同年,江泽民主席在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首脑会议时,将部分飞行员身份牌转交美国总统克林顿,以此表示中美两国人民的友好感情。   一九九七年,美军专家组到失事现场搜寻,随行采访的“美国之音”女记者何宗安,失足掉入深谷,被发现飞机残骸的中国农民潘奇斌所救助,为此,美国总统克林顿给这位中国农民发来了亲笔签名的感谢信:非常感谢你以无私的英雄主义救助掉入猫儿山深谷的“美国之音”女记者何宗安。你勇敢的行动,将永远铭记,不仅是美国人民和中国人民、而且世界人民将永远铭记你超越民族和文化差异的爱心,你表现你自己是一位真正的世界公民,我对你的勇敢与智慧表示高度赞赏,请你接受我和我们国家最真诚的感谢。   十名机组人员年纪最大的26岁,最小的只有19岁,其中3人结婚,只有一人留下唯一的后代:吉姆.杰格。1999年在经过三次搜寻后,美军专家组已完成使命,全面撤离。为纪念在二战中牺牲的十位英雄的美军飞行员,广西区人民政府和广州军区立二战美机失事记事碑以志纪念。

  • 题景石刻十则

    蓉镜拾翠餐霞钓璜破壁吟风浣月捧日薰弦凌霄 光绪戊戌江右俞徵、桂林李雍、李质题 清代俞徵、李雍、李质合题。摩崖,共10件,分刻10处,各高约40厘米,宽66厘米。楷书,字径16~26厘米。俞徵为江西人,李雍、李质,均桂林人。题刻对10处景观作了恰当的概括,虽每处寥寥两字,然都能生动地体现景观特色: “餐霞”:刻于普陀山四仙岩,仙侣多餐霞饮露,点明这是神仙聚会之所; “钓璜”刻于月牙山风景道上,璜为美玉,月牙风景道上,奇峰怪石、玉笋瑶簪,目不暇给,美不胜收; “蓉镜”:刻于伏波山还珠洞,此江潭碧波澄澈,伏波山倒映水中,宛如镜里芙蕖,楚楚动人; “拾翠”:刻于伏波山南面崖壁,由此处登山远眺,10里翠色尽收眼底; “破壁”:刻于龙隐洞崖壁,切龙隐于洞中破壁而飞的传说; “吟风”:刻于叠彩山风洞口,这里一年四季“夫风泱泱”,是吟风的最佳处所; “浣月”:刻于象鼻山水月洞,此处天上月、洞中月、水中月,都荡漾水中; “捧日”:刻于隐山朝阳洞,洞口朝东,每当清晨,此洞都会捧出一轮旭日; “薫弦”:刻于虞山韶音洞口,洞有“舜洞薫风”(桂林八景之一)美称,薫风鼓弦,如同演奏一曲“韶乐”; “凌霄”:刻于独秀峰崖壁,南天一柱,高标独秀,登临绝顶,翼然有凌霄之感。

  • 潘景纯米芾题名

    位于市区伏波山还珠洞试剑石旁。摩崖,高56厘米,宽50厘米。楷书,字径8厘米。原文为“潘景纯、米芾,熙宁七年五月晦日同游”。宋熙宁七年即公元1074年。题名虽很简单,却很有价值,涉及米芾的生卒年月、是否到过桂林做过临桂尉、题名是米芾真迹还是“好事者为之”等等问题,历来受到史学和考据学界重视。

  • 叠彩山石刻

    广西壮族自治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其范围包括市区内的叠彩山、于越山、四望山和仙鹤、明月两峰。有201件:唐代5件,宋代11件,明代60件,清代95件,民国5件,无年代可考及佚名的25件,内容分别为记事、題诗、题名、題榜、题字、绘画等。风洞是最集中的石刻点之一。唐代会昌四年(844)元晦的《叠彩山记》和《四望山记》,记载了叠彩山名称的由来、开发经过及当年的建筑设施,是研究桂林地方史、旅游发展史的重要资料。明代嘉靖二十六年(1547)周嶅的《无冤洞记》,将曾受冤而死的晋代将领高宝、隋代总管虞庆则、唐代桂州押衙乐生3人的冤状刻于石,使这些历史冤案昭白于世。天启四年(1624)何士晋的《贵纪事碑》,反映了他率兵平定天启二年(1622)贵州少数民族起事的史实。 叠彩山石刻中题诗较多,而且多在“风洞”的“风”字上做文章。宋代绍熙五年(1194)朱晞颜的《访叠彩岩》,有“百越薫风里”、“六合本同句,是较好的诗作。明代周进隆、傅伦、刘台、杨芳、王鸣鹤等,清代袁枚、张宝、沈烜、严永华等都有題诗。其中著名的,是袁枚的《游风洞登仙鹤明月诸峰》,开头便是“泱泱天大风”,意境高远开阔,“我身伛偻人,风迎更风送”,生动,形象。整首诗诙谐有趣。光绪十五年(1889)刻于迎风阁磴道旁严永华的《留题叠彩山》,桌桂林两千余件石刻中唯一的女诗人的作品。 此外,还有唐代以来许多題榜、題字,楷、行、草、隶、篆各体俱全。郭司经书刻于清光绪八年(1882)的大“寿”字,构思巧妙,内含“壹査百寿”三字,光绪三十一年(1905)刘心原所书“风来”二篆字,有意横刻,大有迎风飄拂之势,仙鹤洞曾是元代庆真阁所在,是道教活动区,现存石刻是研究桂林道教兴衰史的宝贵资料。

  • 静江府城池图记石刻

    今具累政筑城浚濠丈尺及支用钱物。 一、李制使任内创筑新城,自雪观起至马王山,转过桂岭至宝积山下北城堂脚止,共长七百二十丈,旧城六百六十二丈,修浚新旧濠河一千八百八十九丈,修起新旧楼橹五十西座。内:新城东自雪观起至马王山下,通长三百一十二丈,城身高二丈,面阔二丈,脚阔四丈五尺。城门两座,楼櫓九座,女头二百八十七个,高四尺。西自宝积山顶起,接下至北城堂脚止,通长一百九十二丈,城身高二丈,面阔二丈,脚阔四丈五尺,城门两座,楼櫓九座,女头一百九十五个,高四尺。北自镇岭门,东接道姑山,西接地藏山,并瓮城一座,通长一百单六丈,城身高二丈,面阔二丈,脚阔四丈五尺,城门一座,楼橹五座,女头五十八个,万人敌一座。南门月城一座,长六十五丈,城身高一丈八尺,面阔三丈三尺,脚阔五丈,城门一座,暗门二座,女头四十三个,楼櫓三座。旧城,东自雪观下至南团楼越观,转至西南角团楼并瓮城,通长六百六十二丈,楼櫓二十八座,系增修。壕河自南阳江一字城起,至平秩门、尊义门,至西北古旧械团楼,过宝积山花园,转至镇岭门,接碧霞岩脚,通长八百六十九丈,又自东江门下訾家洲,至阳江口,转至西钥匙头,接望火山,至宝积山背止,通长一千余丈,并系新开及展阔之数。 以上竣筑总用过:军夫匠三十五万四千四百三十六工;石三十二万八千块;木三十一万四千八百条;砖一千一百五十万四千片;石灰一千四百四十万斤。 钱三十六万二千七百贯有奇,内二十五万贯系准朝廷科降,一十一万二千七百贯有奇经、漕、府支。 一、朱经略任内筑新城,自南阳江起,至西北临桂县背,接连旧城暗门过道止,共长五百六十六丈,面阚四丈,脚阔八丈,城身通女头高三丈,楼橹一十六座,万人敌楼一座,城门两座,女头三百九十一个。开浚濠河五百单三丈。总共用过:军夫匠共五十四万一千单七工;石七万二千二百二十块;砖六百二十三万八百七十片;石灰六百四十二万二千一百五十斤;木一十四万二千五百三十八条;瓦一十七万六千三百片钱四万四百八十贯三百五十三文省,内一万四千四百贯文省。系准朝廷科降,十八界会六千贯道,每道准二百四十文,足计上项。二万六千零八十贯三百五十三文省。系经、漕、府支。米八千四百五十四硕九斗。 一、赵经略任内创筑沿江泊岸石城,自南门青带桥东起至马王山脚,共长七百五十八丈四尺,高一丈五尺,在上砌护险墙四尺五寸,虎蹲门五座,敌楼大小共三十座,总用过:军夫匠计一十九万三千五百六十工;砖西十四万二千片;石九万八千九百六十二块;石灰八十二万一千一百六十斤;木一万五千八百四十八条。钱二万二千六百八十五贯零七十二文省。内无科降,并系经、漕、府支。十八界会七千一百七十五道。米九百四十二硕二斗八胜平。盐四千四百单八斤。 —、今任胡经略任内创筑四处新城,共长四百一十一丈,开展新旧壕河八百三十八丈八尺九寸,及新城上三面亭一座内: 新城北自鹁鸠山下至华景洞前共长一百七十五丈,面阔三丈,脚阔七丈,城身高二丈六尺,女头高六尺,通高三丈二尺。城门一座。楼橹七座。女头一百三十二个。东自粟家山下起,至马王山下,并两山上城共长一百五十二丈六尺八寸,面阔三丈,脚阔七丈,械身高二丈六尺,女头高六尺,通高三丈二尺。城门两座,楼糌二座,女头一百三十二个。远北关城一座,东接莫家山,西接寿星山,共长二十一丈六尺,面阔三丈,脚阔七丈,城身高二丈六尺,女头高六尺,通高三丈二尺,城楼一座。女头二十个。城门一座。 西月城一座,长六十二丈,城身高二丈,面阔二丈四尺,脚阔四丈九尺,女头高六尺,通高二丈六尺,城门一座,女头六十六。宝积山城,自宝贤门上敌楼起,接华景洞新城,共长五十九丈。新开壕:自鹁鸪山下至狮子山脚,共长一百一十二丈三尺,壕面阔二十五丈,深二丈二尺二至丈五尺,并有水。北关门外自寿星山背至莫家山共长五十二丈二尺,深二丈二尺,面阔二十二丈,系乾壕无水,拖板桥一座。展旧壕:自南门东坝楮木下起,直至狮子山脚,共长六百七十三丈五尺九寸,旧壕面元阔一十八丈至二十二丈,今展阔二十丈至二十二丈,通阔三十八丈至四十丈,深二丈。并有水。以上浚筑总用过:军夫义士匠共计一百九十万五千九百二十一工;砖二百九十万八千四百一十二片;右灰三百二十七万五百三十四斤;木一万一千九百八十七条;石三万六千三百九十七块.钱一十一万五千三百二十四贯二百三十一文省,并系经、漕、府三司支,关子七百六十六贯文省,十八界会二千五十五贯道。银二百六十两一钱。米七百硕军,盐八千二百七十二斤。 此苗记不书年月及修筑人名,仅云李制使、朱经略、赵经略、胡经略“任内”。亦不知出自何人手笔。摩崖,高320厘米,宽300厘米。位于鹦鹉山。《静江府城图》是桂林现存最早的城市全图,也是世界上最早、篇幅最大的古代石刻地图之一。图中共用30多种绘图符号,标志山川、城池、关隘、房屋、道路,以及军队的驻防分布情况,是研究桂林古城市的形成、演变的珍贵资料。图记中提到的四位地方长官,他们的姓名是:李制使曾伯;朱经略祺孙,赵经略汝霦,胡经略颖。所述地名,今亦稍有不同:马王山,今叠彩山;南阳江,今榕湖、杉湖;原临桂县衙背,今桂林医学院处;青带桥,今阳桥;鹁鸠山,今鹦鹉山;粟家山、莫家山,今铁封山;寿星山、狮子山,今老人山;望火山、地藏山,今宝积山;道姑山,今仙鹤峰。

  • 桂林叠彩山摩崖造像

    位于桂林市叠彩区叠彩路北侧的叠彩公园内。山东临漓江,由明月、仙鹤、于越、四望等四个山峰组成。唐代桂管观察使元晦《叠彩山记》云:“山以石文横布,彩翠相间,若叠彩然,故以为名。”五代时楚王马殷曾在山上筑石坛,因此亦称马王台、越王山。此外,叠彩山还有桂山、风洞山之谓。唐代曾于此建圣寿寺。摩崖造像主要分布于风洞、仙鹤洞、瞻鹤洞,共计24龛98尊。风洞造像为佛教题材,道教摩崖则多在瞻鹤洞内。唐会昌五年(845年)武宗毁佛灭法,风洞内造像破坏殆尽,现存造像多为宋代重新镌造。今见最早有明确纪年的为宋志平元年(1064年)邓蜉造像和志华造像。叠彩山造像面型痩削,神态哀戚,衣饰较为厚重,莲座低矮,莲瓣肥厚,背光从唐代的莲瓣状演化为椭圆形,与西山、骝马山摩崖造像风格迥异。 叠彩山摩崖造像对研究佛教在桂林的发展演变史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 桂林伏波山摩崖造像

    位于桂林市叠彩区滨江路北端与凤北路交汇处伏波公园内。山麓东濒漓江,有遏止漓江汹涌波涛之势,因此旧名“洑波”。因唐代建伏波庙于山南,故又名伏波。清代诗人张联桂所作的《伏波山放歌》:“城边一峰拔地起,嵯峨俯瞰漓江水。江流到此忽一折,百道滩声咽舟底”,即为对伏波山山形水势的形象刻画。史载,唐代后期,伏波山是桂林佛教圣地。造像集中分布于千佛岩、还珠洞等处,现存45龛219尊,其中千佛洞42龛,听涛阁、大悲古洞3龛;含题记佛龛7件,还珠洞2件,千佛洞3件,听涛阁和大悲古洞各1件。造像以佛教主题居多,分道教、佛教及其他人物三种,佛像多为唐大中年间(847~859年)复兴佛法后的作品。今见较早有明确纪年的是唐大中六年(852年)《宋伯康造像记》。伏波山造像中最具代表性者之一当属第41龛,包括造像7尊,1佛,2弟子,2菩萨,2供养人,其主像为卢舍那佛,高60厘米。高肉髻,左手抚膝,右手作环状结说法印。左右为弟子迦叶、阿难,侧身合掌向佛。二胁侍菩萨头戴冠,颈饰环,一手抚胸。供养人跪于龛像前。 伏波山摩崖造像有较浓的世俗情态,面容丰腴,袈裟轻薄,线条流畅,生动自然,形态较为写实,是研究桂林佛教发展史的重要见证。

  • 桂林西山摩崖造像

    位于桂林市秀峰区丽君路西段西山公园内,以唐代摩崖造像为主。西山,隋代建有延龄寺。唐初延龄寺称庆林寺,因区别于普陀山的庆林观,又称西庆林寺,唐时享有“南方五大禅林”之一的美誉。会昌五年(851年)拆毁,宣宗时重建,后废。贞观年间千山建有千山观。宋代,西山相继建有资庆寺、千山观、观音寺等宗教建筑,是桂林一处宗教圣地。 西山摩崖造像集中分布于千山、龙头峰、立鱼峰、观音峰、西峰的崖壁间,现存造像86龛、佛塔2座(造像龛和佛塔龛共有佛像215尊)、瘗龛35龛(有题记的1龛),均为唐代作品。造像多为1龛3尊,也有5尊、7尊、11尊的,最大的高165厘米,最小的仅数厘米。主要镌刻卢舍那、观音及其弟子像,个别龛内有供养人像。今见最早有明确纪年的,是唐调露元年(679年)镌于观音峰的李实造像,整龛利用天然山岩高浮雕一佛二胁侍菩萨。造像高肉髻,面相丰满,高鼻梁,目扁长,嘴角稍上翘,两耳垂肩,腰腹收缩。阴刻右袒轻薄袈裟,结跏趺坐于金刚座上,身后饰莲瓣形背光,施触地印。两侧胁侍菩萨头戴三面饰,颈部垂环佩,全身袒露,阴线刻右袒衣饰纹,双手拱合,趺坐莲花,侧身向佛。李实造像风格典雅,明显受到来自中印度株菟罗艺术的影响。西山现存有纪年的造像还有龙头峰唐上元三年(676年)造像和唐景龙三年(709年)造壁龛记。西山佛龛以小巧为主,造像多细腰宽胸、袒胸露乳,具初唐风格。1941年,著名学者罗香林在《唐代桂林佛像摩崖考》书中指出:佛教传入桂林是由印度经南洋至广州或由越南到广西,有别于北方的佛教系统。 西山摩崖造像对研究唐代佛教艺术在广西的传播具有重要的价值。

  • 虞山石刻

    广西壮族自治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市区中山北路。山下曾有晋代舜庙,文学家庾阐曾为桂州撰写《虞舜像赞并序》,因年代久远,该碑早已不存,现存石刻65件,其中唐代2件,宋代6件,元代2件,明代29件,清代21件,佚名或年代不可考的5件。主要分布在山麓及韶音洞内。内容有营缮纪事、题诗、题名、題榜、绘画等。记载舜庙营缮内容的有唐代韩云卿的《舜庙碑》、宋代淳熙三年(1176)朱熹的《静江府新作虞帝庙碑》。朱熹是在张栻修葺舜庙后,应张的要求作的这篇碑文,由吕胜己书写,方士繇篆额。朱、张、吕、方是志同道合、名重当世的学者。在碑文中,朱熹大力宣扬仁义礼智、父子君臣、兄弟、夫妇、朋友的所谓“天序”人伦,认为舜帝是“慈孝于家、仁敬于邦、友弟刑妻、取人与善、从容巨细”的后世楷模。此外,还有元代至正二十三年(1363)刘杰的《帝舜庙》、清光绪十五年(1889)沈秉成的《重修虞帝庙碑》等都从不同的时代要求出发,对舜帝作了大体相同的评价。这里还有宋代方信孺的《古相思曲》,明代陈伯献、谢少南、曹学佺以及清代査礼、张联桂、孙楫等人的诗,都是文学价值较高的作品。

  • 桂林芦笛岩大岩壁书

    芦笛岩壁书位于桂林市秀峰区芦笛岩公园光明山山腰的芦笛岩内,东南距桂林市中心约7公里。壁书均为墨书,用木炭直接写在洞穴的岩壁上。岩洞内原有壁书77则,其中唐代5则,宋代11则,元代1则,明代4则,民国4则,年代无考者52则。今见最早的为唐贞观六年(790年)洛阳人寿武、颜证等四人题名。唐代怀信、无业、惟则、文书、惟亮、僧昼等见诸《高僧传》的著名僧人亦曾在此留下游览的题记,是研究唐代桂林佛教发展的重要史料。宋代壁书多为记游题名。此外,还有明代靖江王府内官周禧、郭宝、孟祥等带领采山队同游芦笛岩的题名等。岩内石钟乳上多有《一洞》、《二洞》、《三洞》、《洞腹》和《塔》、《笋》、《龙池》一类的题字和榜书,说明古人曾对芦笛岩作过比较细致地考察。 大岩壁书位于桂林市秀峰区桥头村委于家庄后、光明山东麓大岩洞穴内。其平面结构如“人”字,由洞口进入约300米分为西、南两个支洞,壁书就分布于“人”字交叉处及其附近。壁书均墨书,共计93则,其中宋1则,明71则,清8则,民国1则,无款12则,内容以记事为主,语句俚俗,多出于为躲避自然灾害或战争而进入岩洞内避难的劳动人民之手。今见最早的壁书是北宋元丰七年(1084年)的题字。其他重要的壁书还有明景泰年间有关桂林瘟疫的题记,反映明嘉靖年间永福古田壮族首领韦朝威、韦银豹父子发动农民起义的题记和反映明末农民军首领李定国攻打桂林的题记等。71则明代壁书中即有9则反映了桂林地区当时的天灾人祸及民众的苦难生活。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有两则壁书题记,内容均为反映是年黔东苗民起义及清王朝镇压起义的情况,从书法上看似出于同一作者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