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二战美机失事记事碑

    二战美机失事记事碑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美两国共同抗击日本法西斯。一九四四年八月三十一日,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375轰炸大队一架B—24远型轰炸机,从柳州机场起飞,前往执行轰炸停在台湾某港口的日本军舰任务,返航时,因柳州机场遭日军袭击,而转桂林机场降落,途中,该机及机上十名机组成员神秘失踪,五十三年后的1996年10月2日,该机残骸在猫儿山自然保护区仙愁崖地段,偶被发现。部分机组人员永久身份牌及遗骸被发掘。同年,江泽民主席在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首脑会议时,将部分飞行员身份牌转交美国总统克林顿,以此表示中美两国人民的友好感情。   一九九七年,美军专家组到失事现场搜寻,随行采访的“美国之音”女记者何宗安,失足掉入深谷,被发现飞机残骸的中国农民潘奇斌所救助,为此,美国总统克林顿给这位中国农民发来了亲笔签名的感谢信:非常感谢你以无私的英雄主义救助掉入猫儿山深谷的“美国之音”女记者何宗安。你勇敢的行动,将永远铭记,不仅是美国人民和中国人民、而且世界人民将永远铭记你超越民族和文化差异的爱心,你表现你自己是一位真正的世界公民,我对你的勇敢与智慧表示高度赞赏,请你接受我和我们国家最真诚的感谢。   十名机组人员年纪最大的26岁,最小的只有19岁,其中3人结婚,只有一人留下唯一的后代:吉姆.杰格。1999年在经过三次搜寻后,美军专家组已完成使命,全面撤离。为纪念在二战中牺牲的十位英雄的美军飞行员,广西区人民政府和广州军区立二战美机失事记事碑以志纪念。

  • 阳朔徐悲鸿故居

    位于阳朔县县前街5号,占地面积580平方米,主体建筑为单进三开间,中式砖木结构硬山顶平房,建筑面积134平方米,建于民国初年。1936年,由李宗仁购买赠与徐悲鸿,供他在阳朔休养和作画。 徐悲鸿于1935年11月初到广西,在南宁、柳州等地举办画展,采风写生。1936年6月,携带几十箱书画资料再至广西,应聘为广西省政府顾问,任广西美术会名誉会长,筹办广西第一届美术展览会。9月,随广西省政府迁至桂林,筹建桂林美术学院。1938年春,校舍落成,但因抗战爆发,美术学院未能兴办。8月,倡办广西全省国民基础学校艺术师资训练班。年底,赴新加坡开办画展,为抗战募款。1942年9月,由印度归来,为广西艺术师资训练班作“印度绘画”讲座。12月,再至阳朔写生,翌年春,离开桂林。徐悲鸿在桂林创作的作品主要有:《广西三杰》、《桂军誓师北伐图》、《冯子材》、《刘永福》、《风雨思君子》、《晨曲》、《逆风》、《壮烈的回忆》、《风雨鸡鸣》、《鸡鸣不已》、《漓江春雨》、《青厄渡》等。 徐悲鸿故居于2000年公布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文物保护单位。

  • 桂林李济深故居

    位于桂林市东镇路,地处风景秀丽的木龙湖景区,坐北朝南,为砖木结构的中西结合式两层楼房。院内面积525平方米,主楼建筑面积312平方米。故居为1940至1944年间李济深在桂林的居所。 1940年7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桂林行营撤销,改设军事委员会桂林办公厅,李济深任主任。桂林办公厅是国民党当时设在广西的最高机关,下设作战、情报、总务、军法4个处,下辖第三、第四、第七、第九4个战区,指导桂、粤、湘、赣、闽、浙、苏、皖8个省,有行政管辖权,没有作战指挥权。李济深任职期间,利用其便利,为八路军桂林办事处向各根据地转运物资,提供各种方便,保证了物资的运输畅通;为当时集中在桂林的文化界进步人士提供积极支持和保护,并解决他们生活上的困难,桂林因此成为大后方的文化城;在皖南事变后,极力协助八路军办事处的搬迁,保护李克农安全脱身,安排进步人士安全离开桂林,免受迫害。1943年12月底,桂林办公厅撤销,李济深任军事参议院院长,继续留住桂林,以其政治影响支持抗日民主活动。他发表广播演说,呼吁立即实行民主办法,加强抗战,保卫东南;发起抗日救亡献金运动,亲自走上街道募捐,派田汉率慰劳队去前线慰劳军队,鼓舞士气;建议改组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同盟接受其意见,于1944年9月成立中国民主同盟。同月,因衡阳失守,日军进攻广西,桂林告急,李济深离开桂林,回家乡苍梧,领导抗战,保卫家乡。 李济深故居于1987年公布为桂林市文物保护单位。

  • 桂林白崇禧故居

    位于桂林市榕湖西岸,今榕湖饭店内。为白崇禧在桂林居所之一,门对湖水,围以花园,种果树花木。1944年桂林沦陷时,毁于战火。今存建筑为1947年在旧址上重建,名桂庐,为砖木结构中西结合式的两层楼房,第一层七间,第二层八间,建筑面积872平方米,主要用于招待来桂林的军政要员。如1948年4月宋子文来桂林与黄旭初商谈设立两广物资交流处与1949年5月居正、阎锡山、李文范来桂林劝促李宗仁赴广州,他们均下榻于桂庐。 白崇禧故居于1987年公布为桂林市文物保护单位。

  • 桂林李宗仁官邸

    位于桂林市文明路4号,坐落在风景秀丽的杉湖南岸。官邸始建于1942年,至1948年3月落成,由国民政府广西当局修建。1948年5月至1949年11月间,这里是先后任国民政府副总统、代总统的李宗仁在桂林办公和居住的地方。官邸占地面积4300多平方米,由主楼、副官楼、警卫室、门楼、附楼、花园、停车坪等组成。主楼是官邸的中心,坐西朝东,砖混结构,为中西合璧的别墅式建筑,内有卧室、书房、会议室、会客室、小餐厅等。 1949年4月,李宗仁在这里接见了广西大学的和平请愿学生代表;接受李任仁等桂籍上层人士联名上呈的《和平意见书》;与白崇禧、黄旭初、李品仙、程思远等桂系军政要员密商与蒋介石最后摊牌的《备忘录》;接见蒋介石派来促驾的阎锡山、居正、李文范等国民党要人,商定《李代总统同居正、阎锡山、李文范三委员谈话录》。11月14日,李宗仁走出官邸,离开桂林,取道南宁转香港,寓居美国。时隔16年后,李宗仁于1965年7月重回袓国,并于1966年3月14日最后一次重游了官邸。 李宗仁官邸与故居于1996年合并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桂林救亡日报社旧址

    位于桂林市太平路8号。占地面积337.4平方米,院内有楼房两栋,前面一栋为全木中式结构二层楼,建筑面积192平方米;后面一栋是砖木中西结合式二层楼,建筑面积129平方米。 新闻出版业兴旺,是桂林抗战文化城的重要标志之一。1938年10月前,桂林出版的日报只有《广西日报》,10月以后在桂林复刊、创刊和发行的报纸达到余家,其中《新华日报》和《救亡日报》起了进步的主导作用。《救亡日报》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以统一战线形式出现的报纸,1938年5月在上海创刊,社长郭若沬,总编辑夏衍。后迁广州,再迁于桂林。1939年1月10日在桂林复刊,四开四版,第一、二版为国内外新闻,第三版报道国内各地抗日救亡的通讯、言论和国际时事述评,第四版为文艺副刊。周恩来指示办报方针为:“坚持抗战、团结、进步,但要办出独特的风格来,办成一份左中右三方面的人都要看,都喜欢看的报纸。”《救亡日报》在桂林出版发行了两年一个月又18天,发行量由初期的每天3000份到最多时1万余份,遍及湖南、江西、广东、四川、贵州、云南、香港及南洋各地,影响极大。1941年,“皖南事变”爆发,报社于11月28日被迫关闭。 救亡日报社旧址于1984年公布为桂林市文物保护单位。

  • 桂林广西省立艺术馆

    位于桂林市解放西路85号。坐南朝北,红墙青瓦,长40米,宽28米,高10米,建筑面积1120平方米;剧场内分楼下和楼上两层;外墙装饰有表现音乐、戏剧和美术的三件人物浮雕。 广西省立艺术馆成立于1940年3月,馆址在榕荫路一座老式楼房内。1943年初,欧阳予倩自筹资金,并在中国建筑工程公司经理张复初的赞助下,开始筹建新的艺术馆。1943年冬,土建基本完工,欧阳予倩拟邀请桂林及附近戏剧团队,于次年戏剧节在新建成的剧场里演剧庆贺。后经与田汉、魏曼青、刁光罩等人商议,改为邀请桂、粵、湘、黔、滇、闽、赣、鄂等八省戏剧团队参加,举办“西南第一届戏剧展览会”。11月9日,桂林戏剧界举行第一次筹备会议,正式开始了各项筹备工作,欧阳予倩任筹备委员会主任。1944年2月15日,广西省立艺术馆落成,下午3时,“西南第一届戏剧展览会”在被誉为全国大后方“第一个伟大戏剧建筑物”的广西省立艺术馆隆重开幕。在之后3个多月里,来自八省区的28个参展团队,以艺术馆为第一剧场,共演出175场;3月1日,有29个团队的530名会员参加的戏剧工作者大会在艺术馆召开,讨论了各团队送交的53件提案,并最后通过了《剧人公约》;3月17日,戏剧资料展览在艺术馆的三层楼里分四个展室展出,共展出了10余个戏剧团队的各类资料1029个。5月19日晚,“西南剧展”在省立艺术馆胜利闭幕,被誉为“是一次在国统区抗日进步演剧的空前大检阅”。省立艺术馆在1944年11月桂林沦陷时毁于战火,现建筑为欧阳予倩于1946年按原设计在原址重新修建。 广西省立艺术馆于1987年公布为桂林市文物保护单位。

  • 湘江战役旧址

    位于兴安、全州、灌阳三县交界的湘江两岸,包括3个阻击战战场旧址:兴安县光华铺、全州县脚山铺、灌阳县新圩;5个渡江旧址:兴安县界首渡口、全州县大坪渡口、屏山渡口、凤凰嘴渡口、灌阳县文市灌江渡口;2个指挥部旧址:中央机关渡江指挥部——兴安县界首“三官堂”、红三军团新圩阻击战指挥部——灌阳县水车乡“九如堂”;1段抢渡湘江时中央机关驻扎过的街道:兴安县界首“红军街”;1个新圩阻击战战场救护所旧址:灌阳县新圩下立湾村蒋家祠堂;1个转战休整地旧址:兴安县华江乡千家寺;3处红军烈士墓、纪念碑:兴安县光华铺烈士墓、全州县脚山铺易荡平烈士墓、灌阳县新圩酒海井纪念碑。 1934年10月,由于“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中央红军未能打破国民党军的第五次“围剿”,被迫放弃中央革命根据地,实行战略转移。在突破第三道封锁线后,11月25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发出了突破国民党军第四道封锁线的作战命令,分四路纵队进入广西,在兴安至全州间约50公里的区域内抢渡湘江。此时,保境心切的桂军在得到蒋介石的应允后,已将主力南移而撤离湘江防线,而湘军则远在湖南东安以北,还无力及时接防,本来最为严密的第四道封锁线,因各方敌人为了各自的利益而突然暂时网开了一面。27日,红一军团首先渡过湘江,并控制了从全州屏山渡至兴安界首一线的所有渡江点及阻击阵地。但由于中央纵队辎重过多,行军迟缓,失去了抢渡湘江的大好时机。28日,国民党军在湘江两岸三大主战场向红军发起了全面进攻。为掩护军委纵队和后续部队向湘江前进,红三军团第五师在灌阳县新圩与桂军两个师又一个团展开拼杀;为守住湘江渡口,保证军委纵队从界首渡江,红三军团第四师一个团在兴安县光华铺抵挡住桂军一个师又一个团的进攻;为阻止敌人南下封锁湘江,红一军团一个师又一个团在全州县脚山铺顽强抗击了湘军三个多师的攻击。红军浴血奋战4天,阻挡了国民党军的进攻,掩护中央纵队于12月1日晚渡过湘江,突破了第四道封锁线。湘江战役是红军长征史上历时最长、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损失最惨重的一次生死决战,红军从长征开始时的8.6万余人锐减到3万余人。湘江战役以血的教训,使红军将士彻底认识到“左”倾冒险主义军事路线的危害,为遵义会议召开奠定了基础。 2006年,国务院公布湘江战役旧址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已列入保护单位名单的旧址和遗迹有: 灌阳文市灌江渡口旧址位于灌阳县文市镇的灌江两岸,1934年9至11月间,中国工农红军在长征途中先后两次经此渡口由湖南进入广西。第一次是9月3日,红六军团在中央代表任弼时、军团长萧克、政委王震的率领下,由江西遂川出发,作为中央红军转移的先遣队向西突围,在此渡过灌江。第二次是11月下旬,中央红军分四路纵队进入广西,其中军委第一纵队、红一军团、红五军团第十三师等,均经此渡口进入广西。 灌江两岸渡口有始建于清道光八年(1828年)的桥亭,木石结构,高5.2米,宽3.4米,造型古朴典雅。为纪念红军长征的英勇事迹,两桥亭被命名为“红军亭”。 灌阳水车乡九如堂位于灌阳县水车乡宾家桥村,为该村村民邓远岗所开的药店。该建筑始建于清光绪年间,坐北朝南,面对公路,砖木结构,面积约290平方米。分上下两层,下层为药店铺面,上层为住宅。屋背盖小青瓦并勾头瓦当,外墙饰马头墙,前门外八字形装饰,两边墙上均书写“九如堂”。 1934年11月26日,红三军团经雷口关进入广西,驻军水车乡,即在九如堂内设军团部指挥所,并在此召开群众大会,镇压土豪劣绅7人,将其财物分发给贫苦农民。军团长彭德怀、政委杨尚昆在此指挥红五师和红六师第十八团进行了新圩阻击战。29日,红三军团离开水车,经文市向兴安界首前进。 灌阳新圩阻击战战场旧址新圩位于灌阳县城以北15公里。1934年11月27日下午,红三军团第五师在师长李天佑、政委钟赤兵率领下,奉命进占新圩至排埠江一带,阻击由恭城、灌阳北上的桂军。师指挥所设在杨柳井,十四团在公路右边的打矿山、判官山、水口山一线布防,十五团在公路左边的钟山、打锣山、坦屋、定屋一线布防,军委炮兵营部署在楠木山、星子坪。28日晨,湘江战役首先在新圩打响,桂军第十军四十四、四十五师和第七军二十四师独立团,向红五师发起进攻。战斗进行至当晚,红五师退到杨柳井一带的公路两侧山头上。29日,师参谋长胡震和团长黄冕昌、白志文牺牲,团政委田丰、罗元发负伤。午后,退守至楠木山村附近的炮楼山一带。30日下午,终以伤亡过半的代价,完成了阻击任务,奉命将防务移交红六师十八团,赶往界首渡口,接防红四师的阵地。 前来接防的红十八团由于路途不熟,敌机轰炸,在红五师撤离后才赶到新圩,匆忙在楠木山村一带构筑阻击阵地,孤军苦战至12月1日,被敌军分割包围于陈家背山,大部分将士阵亡,少数指战员突围后,又遭民团杀害。湘江战役,中央红军成建制被敌人围杀殆尽的部队,除红十八团外,还有红五军团第三十四师。 灌阳酒海井红军烈士纪念碑酒海井位于灌阳县新圩下立湾村旁一坐约300多米高的石山脚下,为一处数千万年前地壳运动形成的天然溶洞,深20多米,四周是绝壁,井底有流动的地下水。由于井内上小下宽如酒坛,故村民称其为酒海井。新圩阻击战结束后,在下立湾村蒋家祠堂内有100多名重伤员无法随队行军,被迫留在当地养伤。1934年12月2日,当地民团攻进祠堂,把所有红军伤员捆绑后,投入酒海井里杀害。 为缅怀先烈,中共灌阳县委员会、县人民政府于2003年在酒海井处建立纪念碑,碑园占地面积约190平方米,碑高8.1米,碑座铭刻了在酒海井牺牲的红军烈士的革命事迹。 灌阳下立湾村蒋家祠堂位于灌阳县新圩下立湾村,始建于道光四年(1824年)。新圩阻击战期间,红五师在祠堂内设立临时战地医院,救治了大量的受伤红军。 全州脚山铺易荡平烈士墓位于全州才湾乡堂山铺村东南堂山脚下。易荡平(1908~1934),原名汤世积,湖南浏阳县达浒乡金坑村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次年参加浏东游击队。湘江战役期间任红一军团二师五团政委,参加了脚山铺阻击战。11月30日下午,敌人占领米花山和美女梳头岭后,红一师退守怀中抱子山,尖峰岭处于整个防守阵地的突出位置,遭敌重兵三面围攻。易荡平带领两个连在山上奋勇抵抗,在迟滞敌人数次进攻后,下令转移阵地,不幸在转移途中胸部中弹,为了不做俘虏,最后引枪自尽,壮烈牺牲。 墓为圆柱形,占地面积12平方米,1988年聂荣臻为题写“红一军团二师五团政委易荡平烈士之墓”。 全州脚山铺阻击战战场旧址脚山铺位于全州县城以南16公里,南距界首26公里,桂黄公路从此经过,与两侧绵延2公里的山岭交叉成十字形。公路东边是尖峰岭、双把牛角抱西瓜山、黄帝岭等,西边是米花山、怀中抱子山、冲天凤凰山、美女梳头岭等,山势北低南高。1934年11月28日,军团长林彪、政委聂荣臻率红一军团第二师与第一师二团在脚山铺设置了两道阻击线,阻击由全州来犯的湘军刘建绪部的三个整师又一个支队。脚山铺阻击战是湘江战役中敌我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血战,于11月29日清晨正式打响,湘军两个前锋师倾巢出动,向红军前沿阵地发起进攻。30日拂晓,红一师赶到,加入战斗。而湘军则再调集了一个后备师和一个独立团,并在下午投入最后一个预备师,在飞机、大炮的支援配合下,发起更频繁、更猛烈的攻击。脚山铺两道阻击线先后为敌人所破,牺牲1000余人,五团政委易荡平牺牲,四团政委杨成武负伤,军团部指挥所差一点遭到敌人袭击。12月1日中午,红一军团奉命撤出战斗,向西延山区前进。 全州大坪渡口旧址位于全州县凤凰乡大坪村湘江两岸,江东为凤凰乡大坪村,江西为绍水镇洛口村,为湘江古渡。1934年11月27日,红军先头部队一军团第二师及军直机关在林彪、聂荣臻的率领下,从该渡口首先突破湘江。继而,红一军团控制了从屏山到界首30公里的所有湘江渡口,为党中央、中央军委及红军主力渡过湘江创造了有利条件。该渡口为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第一渡。 全州屏山渡口旧址位于全州县枧塘乡金屏村东北面的湘江两岸,1934年11月30日晨,红一军团第一师在此渡过湘江。 全州凤凰嘴渡口旧址位于全州县凤凰乡凤凰嘴西北面的湘江两岸,1934年12月1日,红五、八、九军团先后在此渡过湘江。 兴安界首三官堂位于兴安县界首镇北面的湘江西岸,建于民国初年。三官堂临江而建,地势稍高,周围无遮蔽物,视野开阔,能够直接观察到界首湘江渡口及周边的情况。湘江战役期间,红一、红三军团曾先后在此设立临时指挥部。1934年11月27曰,红一军团在渡过湘江后设临时指挥部于三官堂。由于北面防守重地全州被湘军占领,致使形势变得十分危急。奉军委指示,林彪于当日晚在此向红三军团四师十团布置了防守光华铺的事宜之后,28日拂晓,移军团指挥部于脚山铺,阻击南下的湘军。29日下午,红三军团在渡过湘江后,彭德怀把军团部也设在三官堂,亲自指挥,确保界首渡口浮桥畅通,保证中央安全渡江的战斗。12月1曰清晨,在军委纵队安全过江并进入越城岭山地,在江东的红五、八、九军团已经在接近湘江时,彭德怀率军团部撤离三官堂。其间,朱德也在三官堂内指挥渡江。 湘江战役结束后,三官堂被炸毁,后于1936年由民间集资重建。重建后的三官堂为两进四合院式建筑,砖木结构,主体建筑面阔三间,抬梁式木构架,硬山顶,风火山墙,占地面积149平方米。新中国成立后,为纪念红军,当地群众称此为红军堂。 兴安光华铺阻击战战场旧址光华铺位于兴安县界首镇南面5公里,桂黄公路东侧,向东至湘江约2公里,西靠越城岭山脉,北面与界首相望是一片开阔的田垌,其余三面均是山丘。1934年11月27日黄昏,红三军团第四师十团在师政委黄克诚率领下,由界首渡过湘江,从红一军团第二师四团手上接防光华铺。次日拂晓,师长张宗逊率红四师主力赶到,以第十二团守渡口东岸南面的渠口,第十一团布防桂黄公路西面石门及西北地域,第十团驻守光华铺,正面阻击从兴安来犯的桂军。 11月29日白天,桂军发起攻击,红十团与桂军多次交手。半夜,桂军一部迂回到红十团三营阵地后面,欲直插界首渡口。经过激战,敌人大部被歼,剩余敌人占领了渡口西岸。30日拂晓,红十团迅速组织部队围歼了西岸的敌人,团长沈述清阵亡,师参谋长杜宗美接任团长,也中弹牺牲。红十团政委杨勇腿部被炮弹弹片击中,他拔出弹片继续指挥战斗,收拢部队北撤死守第二道防线,确保了中央纵队当天从界首渡口浮桥安全跨过湘江。 “光华铺战斗距现在已53年了,虽然过去了半个世纪,我仍念念不忘与我并肩作战的同志们,不忘直接指挥我们的领导。这是长征中最艰巨、最激烈的一次战斗。”1987年6月,曾经担任红三军团第四师第十团第三营营长张震沉痛地回忆那场战斗。“有一个红军牺牲了,还端着枪蹲在那里。”90岁高龄的界首镇城东村老屋场组的刘发育,红军来时仅8岁,他见证了那场惨烈的战斗,82年过去了依然记忆犹新,“与我一样大的同伴都不在了,就剩我一个了。这些事情只有我才清楚。” 脚山铺阻击战则是湘江战役中敌我双方投入兵力最多、伤亡最惨重的一场血战,红一军团一、二师与湘军激战三天三夜,筑起了中央纵队和后续部队抢渡湘江的生命通道。

  • 蒋翊武就义处纪念碑

    广西壮族自治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市区翊武路南段东侧,青石砌筑。碑座为3层踏阶,每层边长2.75米,高0.8米;碑身为四方形椎柱体,通高4米。碑北面刻孙文题字。其余3面刻胡汉民所撰纪文。 蒋翊武(1885~1913),湖南澧县人。辛亥革命前夕曾任武汉文学社社长,主办《大江报》,武昌起义时担任总司令兼防御使,后追随孙中山参与讨袁。1913年二次革命失败后,由湖南来桂林途中,至全州黄沙河被巡防营统领秦步衢部逮捕,同年9月1日押解至桂林,9日被袁世凯电令处死,就义处在桂林城丽泽门处。时年28岁。1921年孙中山来桂林督师北伐,嘱胡汉民为蒋翊武先生写传略,并亲题“开国元勋蒋翊武先生就义处”碑文,还亲临就义处悼念。

  • 中山纪念碑

    中山纪念碑 中山纪念碑桂林市重点文物。位于桂林王城内独秀峰东麓月牙池畔。1925年9月,当时在广西的国民党著名人士白崇禧、刘为章、李耀轩、李任仁、裴邦焘等,为纪念广州革命政府的成立和广西统一,特在孙先生1921年誓师北伐驻跸处,兴建此塔,附建仰止亭。塔面由桂林著名书法家谢顺慈题书,仰止亭楹联由国民党元老谭延()撰书。抗战时期,原塔全毁。1981年在原址按原状重建。塔身三角柱形,5级踏阶,象征着三民主义和五权宪法。塔高7.7米,底宽3米,三面分别由谢顺慈、张猛、莫乃群题书“中山不死”、“总理遗嘱”、“主义常新”。仰止亭楹联“小筑正宜邀月到,古人不见仰山高”,由桂林当代书法家伍纯道书写。亭西还立有廖承志书写的“中山常在”石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