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灵渠

    灵渠位于广西桂林兴安县境内,故又称为兴安运河。古称秦凿渠、陡河,近代又称之为湘桂运河。灵渠之名的由来,向有两种说法:一是以其工程灵活妙用,故名灵渠。南宋广南西路安抚使兼静江(桂林)知府范成大在《桂海虞衡志》中称:“治水巧妙,莫如灵渠者。” 二是由于运河工程系利用桂江支流灵河与人工水渠结合而成,故合称为灵渠。郦道元在《水经注》中称为灵河,《旧唐书》中则又名为澪渠。 灵渠是我国历史上最古老的跨流域越脊运河。总长虽仅36.5千米,但却沟通了我国珠江与长江两大水系通航,维持南北航运直通长达两千年之久,成为中原与岭南经济交流的重要通道。灵渠工程至今仍基本保持完好,现已成为对外开放的旅游胜地,是我国水利工程中的一大奇迹。 开通灵渠的目的源于秦始皇统一岭南战争的需要。开凿年代是在秦将屠睢第一次进军岭南(公元前221年)失败后,根据“三年不解甲弛弩,使监禄无以转饷,又以卒凿而通粮道”推算,动工当在公元前219年之后,完工则在公元前214年之前,历时三四年。 秦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灵渠建成,由任嚣、赵佗统率的秦军,利用灵渠运粮的有利条件,向岭南各越族部落发动第二次大规模的进军,一举攻克番禺,终于取得了统一岭南战争的伟大胜利。灵渠为这场战争的胜利立下了千古不朽的功勋。 在军情紧迫的情况下,以当时的科技水平,能从逶迤的五岭崇山之中,找到两大流域分水岭最低、沟通距离最短的湘桂走廊,作为开挖运河的最佳选线,实属不易;再加上工程规划的合理布局,设计施工的科学妙用,在短短的三四年时间内,建成了我国第一条跨分水岭的越脊运河,充分体现了以史禄为首的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的高度智慧和创造才能。 地形灵渠所在地兴安县的地形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南北髙,中间低;二是东半部南高北低,西半部北高南低。兴安北部为越城岭,主峰猫儿山海拔2141.5米,为华南第一高峰。兴安县中部是一个东北——西南走向的低槽,这就是著名的湘桂走廊的一部分,正好是开凿运河沟通湘漓二水的理想地形。 地形的特点决定了水系的走向。属于长江水系的湘江上游海洋河,发源于兴安县白石乡境内的海洋山脉近峰岭,沿着向北倾斜的地形流至兴安县城附近,始称为湘江,东北流进入湖南,经洞庭湖汇入长江;属于珠江水系的漓江,上源为六洞河,发源于兴安与资源之间的猫儿山南麓,沿着向南倾斜的地形南流至司门前,有黄柏江、川江等支流汇入,称为大溶江,流至溶江镇支流灵河汇入后始称为漓江,再西南流经桂林、阳朔、平乐至梧州汇入西江。 湘漓二水发源地不同,流向相反,各自从不同方向流入湘桂走廊。二水之间仅隔着一条宽约300米、高约20米的越城峤,即太史庙山、始安岭、排楼岭等一系列土岭,成为湘江支流双女井水与漓江支流始安水不很明显的分水岭。两水的最短距离仅约1.5千米,水位相差亦不过6米左右,选择在这一地区开挖运河,地形条件自然十分有利。 工程总体布局灵渠工程主要由渠道、拦河大坝、分流铧嘴、秦堤、泄水堰、陡门及人行桥梁等部分组成。 渠道灵渠由南、北两渠联接而成。 南渠起自分水塘南陡,迄于大溶江灵河口,全长33.15千米,渠道平均坡降0.9%,进水口流量一般约为5-6立方米/秒。渠道由三段组成: 第一段:自海洋河分水塘(镁潭)南陡开始,沿门前岭山脚,穿过兴安县城,至始安水入口处,长3.9千米,渠宽8米?15米,水深1.0米?1.8米,全部为人工开凿的渠道,自南陡至县城上水门段,为左岸傍山削坡,右岸填石筑堤而成;县城以下自大湾陡至始安水口,长约900米,为灵渠穿越太史庙分水岭河段,开挖成V形河槽,岸高达15米以上,工程最为艰巨。 第二段:自始安水入口处至清水河(石龙江)口,长6.7千米,系利用始安水天然狭小的河槽,加以人工扩宽加深而成。其中始安水口至霞云桥段,渠道平直,渠底起伏较少,只是在大路陡附近,穿越一段自然独立的小山口处,有一定的人工开凿石方工程。霞云桥至十五陡段,渠底多为石板,常有礁石凸露,尤其是霞云陡附近,是历代维护航道的重点河段,明代顾钺的《陡江口号诗》中有这样两句:“江劈山头出,舟骑石背行。”即是对此段航道的.描绘。十五陡以下至清水河口,河床多为卵石,坡陡流急,河道弯曲,陡门密集。一般水面宽7米?15米,水深0.5米?1.3米,属于半人工渠道。 第三段:自清水河口至溶江镇灵河口汇入漓江处,长22.4千米,全部为利用灵河的天然河道进行整治而成,河道宽窄变化较大,鸾塘堰以下最宽处可达百余米,最窄处仅有10余米,一般河宽约60米。浅滩和礁石较多,最大水深粉米塘附近为6米,最浅处只有0.5米;黄龙堤至大陡间有较大的弯道。 北渠:自分水塘开始,沿湘江右岸而下,至洲子上村附近再入湘江为止,全长3.25千米,全部为人工开凿渠道。由于直线距离短,不足2千米,落差大,在施工时故意将渠道挖成S形的两个近90°的大弯,以延长流程,降低水面比降,减缓流速,可谓匠心独运。北渠河宽较规整,水面宽10米,水深0.5米,渠道平均比降1.7%,大于南渠。 拦河大规湘漓二水在兴安县城附近水面高程相差约6米,湘江水量大于漓江,开通灵渠必须引湘入漓,同时为了减少运渠的开挖工程量,必须在湘江筑坝,提高水位。大坝位置选定在离县城东南2千米处的分水塘,河面开阔,并具有一定的蓄水库容。 拦河大坝设计为人字形的折线滚水坝,斜向南渠一侧的坝段习称为小天平,全长127米,总宽18.1米;斜向北渠一侧的坝段习称为大天平,全长343.3米,总宽21.1米;大小天平坝高均为3.9米,其中河床以下部分为2米,河床以上高1.9米,大小天平总长470.3米。大天平占总长的73%,小天平占总长的27%,长度比与溢流量之比,均接近七三比例。由于坝长超过原河宽一倍以上,溢流断面加大,从而降低由于筑坝而引起的洪水位壅高,减少了上游两岸的淹没影响。折线坝型夹角为95°,受力时具有拱的支撑作用,对大坝稳定安全极为有利。 坝基为砂卵石层打入松桩,再加一层桩间横木,坝基石料即于横木上砌筑。上游迎水面用浆砌条石筑成四级,坝顶砌以巨石,石间以铁锭连锁加固;溢流面斜坡,为条石直竖砌筑,层层嵌叠,鳞比排列,习称为“鱼鳞石”,结构巧妙,具有坡面消能、减轻坝下冲刷之功用。鱼鱗石为干砌,在水的压力作用下越挤越紧,更加牢固;石与石之间的空隙又为泥沙自然充填,有减少大坝渗压的反滤作用。大坝经历两千余年,经过历代维修,至今仍保持完整的坝型。 分流铧嘴位于大小天平接合部上游的导流坝,称为铧嘴,根部与大小天平连为整体,嘴端指向略偏于海洋河左岸,前锐后钝,形如犁铧,故名。原长186米,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为一场特大洪水所冲毁,重建后长度缩短为90米。现在铧嘴一边长40米,一边为38米,宽为22米,高2.3米。两侧均用大条石叠砌,中实以砂砾而成。铧嘴锐端指向正与海洋河主流轴线相对,将海洋河水劈为南北两支,当水位与拦河坝顶齐平时,引入南渠水量约占30%,北渠水量约占70%;水位超过坝顶时,则经大小天平溢入湘江故道。由于年久失修,河床冲淤变化以及铧嘴毁损等原因,与古代建筑己不尽相同,分流比亦有所改变。据扬子江水利委员会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一月的四次实测流量,北渠分流量为60%?64%,南渠的分流量为39%?36%;建国后1957年2月,交通部珠江流域航运规划组实测的分流比为65%与35%,大体仍接近原来湘七漓三的分流比例,在不同的水位下,分流比亦有所变化。 古人对大小天平及铧嘴功用的评价是:“陡河功用之要,以铧嘴天平石为最,二者崩坏,则湘水无涓漓入漓,则田庐受害矣。”明武宗时状元鲁铎乘船经过铧嘴时,曾留下一首赞颂铧嘴分流功能的诗句:“一道源泉却两支,右为湘水左为漓;谁知万里分流去,到海还应有会时。”现存铧嘴上建有一亭,内存“湘漓分派”与“伏波遗迹”两块石碑,供游人瞻仰。 秦堤及泄水堰南渠自渠首至兴安县城上水门段,长约2千米,基本上与湘江故道平行而下。当年为减少开渠土石方工程量,采取左岸沿山削坡,右岸筑堤拦水的办法,达到渠道的设计宽度,直至大湾陡,堤长4千米。建于秦代,故名秦堤。南渠与湘江一堤之隔,堤顶高于灵渠水面约1.6米,而高于湘江水面则达7米,形成高差不同的两层水道,堤工十分险要。堤顶宽约3米,底宽约7米,堤岸两侧均用巨石砌筑,并利用天然孤石“飞来石“作为支撑依托,成为保护灵渠存在的屏障,堤毁则渠亡,堤渠共存关系密切。历史上曾多次溃决,而造成灵渠断航,后经多次重加修复。现存秦堤遍植桃花,风光绚丽,与堤上的四贤祠等古迹联成一体,成为游览胜地。 为防止渠水漫溢毁堤及淹浸兴安县城,仅靠分水塘大小天平溢流仍不能无患,故又在秦堤飞来石附近及城内马撕桥二处,再设置两道泄水堰,名为大小泄水天平。前者宽42米,称为大泄水天平,后者位于城内宽仅12米,称为小泄水天平。既为灵渠溢洪,兼为湘江支流双女井水的入湘出口。结构形式与拦河大小天平相同。堰顶高程以保持南渠通航与灌溉水位为准,同时兼顾城市的防洪安全。 陡门、堰坝、桥梁古代灵渠的水源完全依靠长度为57.7千米,集水面积仅有592平方千米的海洋河天然流量,是难于满足通航需求的。特别是对那些坡陡流急及宽浅散漫的河段,枯水期航行困难很大。为解决水少、流急、河浅的碍航问题,历代负责维护灵渠的前人,创造与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例如采取陡(斗) 门蓄水、堰坝集流等措施,都是行之有效,符合近代科学的宝贵文化遗产。在灵渠上何时开始设置陡门,史籍没有明确记载。据唐人莫休符在《桂林风土记》中说:“相传后汉伏波将军马援,开川浚济,水急曲折回斥,用遏其节,节斗门以驻其势。”则陡门的设置始于东汉马援。至唐代李渤与鱼孟威先后两次对灵渠大修时,在原有陡门的基础上又有了较大的改进和完善。唐代在灵渠上设置的陡门数量为18座,宋嘉祐五年(1060年),李师中

  • 喊泉

    兴安县东南27公里白石乡蒋家村东马鞍山下,有泉自裂石出,常年不绝。对石高喊:“天旱了,水快快出来。”泉水即从缝间涌出;音量增大,流量亦增大,唱歌、击鼓亦然,人称“喊水泉”。石缝高2厘米,宽1.2米,泉分两股渗出,沿长2米的75度斜坡缓流后合为一股,下注3米,悬空洒落深约5米的溪流中。泉水甘冽清澈,春夏丰盈,有节律地每5分钟由小而大、由大而小;秋冬水量减少,枯水时或断流,最长达6、7日,乡人谓此时喊之亦出。泉右有蜡叶树一株,髙3米,枝叶繁茂,树冠如伞,泉流处麦冬、骨碎补等草药丛生。据水文地质工作者推断为间歇泉,其因未详。这是兴安的一大奇赏。

  • 五里峡水库

    在兴安县城东南7.5公里的龙禾乡漠川河下游。水库大坝建在一条5里长的峡谷间,故称五里峡水库。其枢纽工程浆砌石重力主坝髙62.8米,土筑副坝高11米,总干渠87公里,流量31立方米/秒,北干渠长10.88公里,南干渠长23公里,支渠6条,长69.38公里。水面面积500公顷,库容9900万立方米,蓄水1400万立方米,集雨面积340平方公里,灌溉面积1.6万公顷,建成后将形成约667公顷的人工湖,是度假、避暑、游乐的好场所。从五里峡水库大坝至九龙殿,是明代伟大地理学家徐霞客足迹曾到之处。附近有狮子寨、羊牯岭、四龙庵、状元峰等。在他笔下,“北面九峰,相连南走”,“峭若中断,不能飞度”,是个山高谷狭、云遮雾盖的环境奇绝、引人探胜的地方。

  • 泄水天平

    在灵渠南北两渠上。南渠有二,一大一小,分别称大泄水天平,小泄水天平。北渠仅一,称回龙泄水天平。其结构与大小天平同,用以护堤、排洪、分流,保持灵渠正常水位,冬不竭,夏不涝。 大泄水天平:距南陡口约1公里,与飞来石相邻。宽17.6米,长42米。顶上用大石平铺,斜坡排插着鱼鱗石,可将过量的洪水排入湘汇故道,使渠中水深始终保持1.5米左右。 小泄水天平:在马嘶桥下,宽4米,长13米。丰水期,南渠洪水从小泄水天平排出,使兴安城免受水患。枯水期拦截双女井溪水,以补渠水水量不足,保持水深在1.5米上下。 回龙堤泄水天平:在北渠原回龙庵附近。宽约4米,长25米。天平顶用条石砌成,无鱼鱗石斜坡,主要为北渠泄洪,既保护北渠自身,又保证洲子上的民众不受洪水威胁。

  • 大小天平

    在兴安县城东1.5公里的漢潭中,与灵渠铧嘴相连,是建在湘江上的一座拦江滚水坝。由于具有既可提高水位,又可排洪滚水,以保持渠水平衡的作用,故称“天平”。大小天平呈“人”字形,北側一段称大天平,长344米;南侧一段称小天平,长130米。二者的比例大体为3:1。大小天平有内外堤。内堤均角条石平铺筑成,外堤均为大石排插成鱼鱗状。内堤的条石,两块之间,凿有“Θ”腰形石槽,灌人铁水作楔子,把两块条石连为一体,避免洪水冲毁。在两千多年以前就应用如此高超的技术,至今仍闪耀着我国劳动人民在与洪水斗争中的智慧之光。

  • 相思埭

    又名古桂柳运河、南陡河、临桂陡河,在桂林市境内。源于临桂县泮塘村狮子岩,汇分水塘,至太平脚,经蒋家坝,至相思江入漓江。运河工程浩大,除挖掘土方外,开凿山石386处,河床呈槽形,使之能航、能排、能灌。运河的开凿,上接漓江,达湖南、广东,下通柳江,达桂西北以及云、贵,成为沟连西南各省的动脉,对唐及历代边疆开发、经济发展、民族团结起过重要作用,有“北有灵渠、南有陡河”之誉。

  • 水鸡岩河

    发源于福利的龙尾村木皮瑶,流经半边月、罐口苊,在姑婆桥西侧潜入山洞,从鲁山寨村东面的水鸡岩流出,因此得名。后经西山村,古皮寨村,在青布村前与胡家园河汇合,注入大源河流入漓江。全长21.1千米,集雨面积64.582平方千米,1965年在姑婆桥上游建立顺梅水库。

  • 胡家园河

    发源于大源林场东北部的轿顶山北侧,沿途有五家瑶、滑石瑶等支流的水汇入,经书家堡村与水鸡岩河汇合,至莲花桥西注入大源河。全长17.1千米,集雨面积54.162平方千米。

  • 相思埭运河

    桂林地区有两条古运河,一为灵渠,一为相思埭,相距很近,而且都与漓江相通,被称为桂林府东西二陡河。 相思埭所在地为临桂县境,称为临桂陡河;又因其沟通桂、柳两江通航,故又有桂柳运河之称。 相思埭建于唐代武则天执政时期的长寿元年(692年)。当时国力强盛,四海升平。正是发展经济、开发边疆最有利的时期。 唐王朝建立后,为加强对岭南、西南地区的统治,唐太宗贞观元年(627年),就专设岭 南道,下辖桂、广、邕、容、安南五管。其中桂管(治今桂林)是朝廷极为重视竭力经营的地区之一。同时在西南云、贵少数民族地区也普遍设置州县,政治上采取经制州与羁縻州并存的方针,实行逐步融合、归化的民族政策。开发边区经济,首要任务是发展交通,以促进南北经济交流,改变边区贫穷落后面貌。开辟相思埭运河,沟通湘、桂、黔航运,在当时应是一项颇具远见的重要战略措施。 运河区的自然条件相思埭运河全线外在桂林市郊临桂县境内,东起良丰(雁山),西至大湾,全长16千米,集水面积59.8千米。是沟通漓江支流良丰江与柳江支流洛清江的支流相思江的一条人工运河。 运河处在桂、柳二水系之间狭长地带的中腰部位,也是两江相邻距离最近的地区。 运河区的地形相当特殊,主要特征为石灰岩溶蚀地质地貌,四周为石灰岩冈峦环峙,形成中间低洼的盆地平原,平原中沼泽、水塘遍布,间有许多孤立的互不相联的石灰岩山岗,没有明显的分水岭地形。地势低平,起伏变化不大。 运河区是临桂暴雨中心,年降雨量在1400毫米?2800毫米之间,春夏多暴雨,集流迅速,峰高量大,河槽窄浅,比降平缓,洪水宣泄不畅。以相思江为例,凤凰站五年一遇流峰流量即达1140立米/秒,相思江河槽的安全容泄量仅为175立方米/秒,相差悬殊,经常洪水漫溢,造成两岸一片汪洋。 运河东联漓江支流良丰江,西通柳江支流洛清江、相思江。 良丰江发源于阳朔、永福、临桂三县交界的香草岩。自南向北,流经临桂县的南边山、二塘、至桂林市郊的良丰镇(雁山)后,转向东北,穿过奇峰镇,至柘木圩汇入漓江,全长68千米,集水面积504平方千米。由柘木圩站漓江上溯15千米,即达桂林市区。 相思江发源于临桂县庙头岭(今临桂镇)与桂林市郊路口村之间的乱石群山之中,由北向南流,经桂林市郊的四塘至大湾附近,左侧有支流会仙河、罗锦河先后汇入。再穿过凤凰岭山区,至永福县苏桥乡大坪村汇入柳江支流洛清江。全长45千米,集水面积574平方千米。由于相思江水自大湾向两处分流,一走相思埭而东流,一入洛清江而西去,从此永不相会,相思江因此得名。 良丰江与相思江分属桂、柳不同水系,两江流向相反,一向北行,一往南流,河道大致平行,距离较近,而集水面积、河流长度、年径流量、水位高程等亦相差不大。为在两江之间的平原地带开辟联通运河,具备了极为有利的地形条件。 运河工程据《新唐书?地理志》记载:“桂州临桂县……有相思埭,长寿元年筑,分相思水东西流。”按这则最早历史记载,寥寥数语,实难理解其开辟运河的含义。按“埭”字的解析为堰坝之意。故其原意是:是相思江上建了一座坝,把相思水分向东西两边流而已。似乎又与灵渠在海洋河筑坝,引水南、北渠分流的情况相似。但又与现存的相思埭运河实际情况很不相符。究竟唐时的相思埭是什么样的建筑物,由于古史资料贫乏,已很难稽考。宋 元两代对相思埭又无明确记载,只是从明清时期留下的资料、碑记和文献中,对相思埭运河工程的状况才有一个轮廓认识。 据明末诗人邝露在其杂记《赤雅》一书中记载:“由漓通铜鼓水,自东徂西入永福六陡,冬月涸绝不行。予过陡时,水长月明(谷)如层台叠壁,从天而下。” 已说明运河的东西流向及设陡闸水通航的情况。清初顾祖禹在《读史方舆纪要》中则称:“相思水在府南五十里,其处有卧石山,江出其下,唐筑相思埭,使水东西流,东流合漓江,西流合白石江, 阔各十丈许。”对相思埭的轮廊大体己经说明。再从清代的《临桂县志》中所记:“陡河自县属办塘山流出狮子岩分水塘,一东流曲折十五里至太平月谷陡,经蒋家坝至良丰江口入漓江;一西流弯折十五里至鲢鱼陡,下大湾达苏桥,合永福江以至柳州。旧时建止鲢鱼一陡,奔流湍急,垒石多已颓记。”这就更进一步符合相思埭运河现状的实际情况了。 相思埭运河知名度远不如灵渠之高,主要原因:一是地理位置较偏僻,作用与影响不及灵渠显著;二是由于与灵渠同在桂林地区,又都与漓江相通,故往往被人误认为二者为一,包含在灵渠之内。故史籍上特别是明清以前,很少有对相思埭运河的单独记载。实际情况是唐代李渤、鱼孟威对灵渠的两次大修,作为与灵渠的一线相联的相思埭,不可能不加维修。宋元两朝有记载的灵渠维修即达十次之多,作为沟通湘、桂、黔三省航运的中心的相思埭如不加整修,就失去了灵渠通往西南的作用,事实上是不可能的。正如前面所说,主要是把相思埭作为灵渠的一部分而未单独提出而己。 运河的历史作用相思埭运河工程自唐代兴建,保持通航至民国时期,长达1200余年,为珠江流域上下游的经济开发,曾作出过重要的历史贡献,是继灵渠之后中国古代航运工程中的又一奇迹。 相思埭运河在历史上的巨大作用主要表现在,它为中原地区进入祖国大西南开辟了一条重要的水运捷径,将广西地区历史上的政治与经济文化中心城市与广西西北部及贵州东南地区紧密相联。由桂林至柳州走相思埭运河,比由漓江下行至梧州,然后走西江上行,经柳江至柳州,缩短航程达509千米,距离缩短了近2/3。而且在农田灌溉方面的作用也很重要,“为下达柳庆,溉田运船之要津”。“近渠之田,资灌溉者不下数百顷。前此茺塍,悉登膏沃。若乃舟楫之利,惠贾通商,则自灵渠而北,曲赴湖南,自鲢鱼陡而西,直际黔省之古州(榕江)”。即是说自从开通相思埭运河之后,长江水系湖南的船舶,走湘江经过灵渠,再经漓江,走相思埭运河,转入柳江,可上达柳州及贵州的榕江地区,成为湘桂黔三省通航的重要通道。 据《贵州航运史》记载:“西系水道的航运,自宋代因粮、盐需要复苏以来,到明代又进一步,贵州东南和南部的木材、桐油、茶叶、白蜡、药材及其他土特产,经西江运往两广的数量较前代增加,特别是都柳江流域的货物,通过相思埭运河至桂林,再越灵渠而至两湖,而北上中原,地位更加重要。”足见相思埭的作用远远超出湘桂黔三省范围以外。该史书还统计了清代雍乾年间为平定贵州苗叛,从两湖、两广调运入黔的军粮,经都柳江上运至古州(榕江)各地的,累计不少于30万担,其中绝大部分是通过相思埭转运的。 工程规划布局相思埭运河工程总体规划布局非常科学合理: 因地制宜,充分利用良丰江与相思江之间平坦低洼的地形条件,选择最短距离,以平交方式,结合原有沟洫、池沼,开挖长仅16千米的人工渠道,即将桂、 柳两水系直接联通,工程简省易行。 渠堰结合。巧妙地利用天然的分水塘作为运河的蓄水池,两侧加筑东、西二陡,将来自狮子岩一带沼泽区的地表水、地下水积蓄于塘,以保证枯水期运河的水源。 利用东西二陡人工调节,合理使用水量。开东陡则水向东渠流入良丰江,开西陡则水向西渠流处相思江。船航行时,则东、西两陡关闭蓄水。既可保证船舶通航,又可避免水资源白白流失浪费。 调节供水、灌溉农田,综合利用。汛期如良丰江水涨,则通过运河向西分洪入相思江;反之相思江水涨,则通过运河分洪于良丰江,人工调节,减轻洪涝灾害;运河两岸广阔农田得到排灌之利,一河多能,综合利用。 相思埭运河至今仍保持较完整的河形,一般河宽10米?25米,最宽处可达30米?40米。枯水深0.5-1.0米,因年久失修,局部河段淤浅严重,狭窄弯曲,对排洪有一定的影响。 新中国成立后,桂柳两地之间的交通运输主要为铁路、公路所取代,运河已无船舶运输,局部河段仍通航农船,为数寥寥,古运河辉煌的航运盛况已不复存在。当地水利部门正在进行相思埭的全面改造,疏浚加宽,裁弯取直,扩大排洪、排涝及灌溉效益,积极发展运河区的农业生产。结合当地的风景名胜,适当修复一些运河古建筑,发展旅游事业,仍具较大潜力。 整治维修相思埭运河在明清两代也进行过多次维修。明代对相思埭的大规模整治维修,史载资料不多。清代,相思埭运河运输繁忙,官船民船往来甚多,为保证运输安全畅顺,曾进行多次整治维修。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广西巡抚陈元龙在修灵渠的同时修浚相思埭。雍正九年(1731年),两广总督鄂尔泰自滇入粤,道百色,渡柳江,过永福,抵桂林,溯漓江而出全湘,涉历道途,眼看到旧时所建鲢鱼陡,“激流上下,咫尺悬殊,石梁石哽,比栉触碍”,奔流激湍,垒石多已颓圯,于是奏请修复。以后鄂尔泰、大中丞金錤奉命亲临踏勘,相度地势,“今鲤鱼陡而外,太平、黄坭诸陡共建以闸水者二十,碍船之石凿去者四十四处。又为广开河路,如石槽中贯,需甚出而养其源,不溃不竭,而自临入永之江脉络始贯矣”。这次整修工程,除疏浚河道,凿去碍航礁石外,还建22个陡门,其中分水塘以东14座,分水塘以西8座。经一年整修竣工,并设了陡工,以利于日常维修,使通航与灌溉均有利。雍正十三年(1735年),军旅赴黔征苗,自桂林往柳州,若经雷塘驿陆运,费时而劳,自相思埭水运则捷而逸。当时人们已认识到“沃水要通军,通军兼灌用”的整治方针。在乾隆十九年(1755年)和乾隆二十九年(1765年)又先后小修了两次。

  • 遇龙河

    发源于临桂县的白粘岭,流经阳朔县的新村、利学、大利、观桥、遇龙、旧县、穿岩等村。在工农桥与金宝河汇合。全长35.6千米, 集雨面积158.426平方千米,其中阳朔县内124.62平方千米。水深0.5-0.9米,流速0.6米/秒,正常流量约5立方米/秒。河中筑有拦河坝不能通船,主要是引水灌田。古名安乐水,后以其中游有著名的遇龙桥,改用现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