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杉湖玩月(诗词)

    杉湖玩月(诗词) 彭呈尧 湖水含柳梢, 烟波澹已夕。 芦花散秋声②, 渔火荡深碧③。 风露皓以凉④, 林塘愈寥阒⑤。 隔溪多芙蓉⑥, 娟娟可怜色⑦。 《杉湖十子诗钞》 (古体诗词 古代) 【说明】 作者当时寓居桂林,被誉为杉湖十子之一。诸子多有吟咏杉湖诗章, 彭显尧此作,堪称佳品。作者着重月下湖光景色的描写,以柳梢、烟波、芦花、渔火、芙蓉缀成一幅恬静、安适的美好画面,使人觉着秋意弥漫、秋声悦耳、秋景宜人。 【作者简介】 彭昱尧,字子穆,一字兰碗,别号阆石山人,广西平南县人, 常寓居桂林。道光二十年(1840)举人。再试春官不第,寄情山水,工古文辞,以才气雄放见长,高风亮节,为时人所推重,是粤西五家、杉湖十子之一。著有《致翼堂文集》、《怡云楼诗草》等。 【注释】 ①杉湖:见诗“南浦”注(13)。玩月:赏月。 ②秋声:宋欧阳修有《秋声赋》。此指秋风吹动芦叶,发出飒飒的声响。 ③深碧:指月光下深碧的湖水。 ④皓:白色,指月色。 ⑤林塘:林木环绕的杉湖。寥阒(qu去):静寂无声。 ⑥芙蓉:荷莲。 ⑦娟娟:秀美的样子。可怜色:可爱的样子。

  • 桂林山水歌

    云中的神呵,雾中的仙, 神姿仙态桂林的山! 情一样深呵,梦一样美, 如情似梦漓江的水! 水几重呵,山几重? 水绕山环桂林城...... 是山城呵,是水城? 都在青山绿水中...... 呵!此山此水入胸怀, 此时此身何处来? ......黄河的浪涛塞外的风, 此来关山千万重。 马鞍上梦见沙盘上画: “桂林山水甲天下”...... 呵!是梦境呵,是仙境?此时身在独秀峰! 心是醉呵,还是醒? 水迎山接入画屏! 画中画漓江照我身千影, 歌中歌山山应我响回声...... 招手相问老人山, 云罩江山几万年? ———沃波山下还珠洞, 宝珠久等叩门声...... 鸡笼山一唱屏风开, 绿水白帆红旗来! 大地愁容春雨洗, 请看穿山明镜里—— 呵,桂林的山来漓江的水—— 祖国的笑容这样美! 桂林山水入胸襟, 此景此情战士的心—— 是诗情呵,是爱情 都在漓江春水中!? 三花酒兑一滴漓江水, 祖国呵,对你的爱情百年酔...... 江山多娇人多情, 使我白发永不生! 红旗万梭织锦绣, 海北天南一望收! 塞外的风沙黄河的浪, 春光万里到故乡。 红旗下:少年英雄遍地生—— 望不尽:千姿万态“独秀峰”! ——意满怀呵,情满胸, 恰似漓江春水浓!? 呵!汗雨挥洒彩笔画: 桂林山水——满天下...... 当代诗人贺敬之作。见《放歌集》,1959年7月初稿,1961年8月改完。这是一首民歌体抒情诗。诗人采用节奏舒缓的陕北信天游调子,通过对桂林山水诗情画意的描绘、如醉如痴的赞美,抒发了对祖国锦绣山河深深热爱的情怀。全诗笔意纵横、开合有致;语言清新流丽,韵律跳荡灵转。诗人把朴素而深婉的情思融人写景状物之中,无论描摹奇山秀水,还是隐括神奇的传说故事,都让人感到激情如炽。因此,这首诗成为贺诗的代表作之一,被誉为现代山水诗的精品。

  • 登桂林独秀山

    屈奇一小山,造天绝倚傍。想见志士胄,九死未肯枉。于何托根始,闵绝非可上。亲历方慨然,顿失隘且防。苍梧叫虞舜,此语久称妄。北晒浩茫茫,神州万里壮。岂无数贤杰,扶持柱天壤。矫强有如此,宇宙固难量。蹇劣愧无成,惟用恣闲旷。闭口今已久,浩歌此始放。

  • 虞山

    西风搅桂树,落日明枫林。游子怀归期,予悲渺登临。虞山一何高,湘水一何深。英皇仅枯冢,寂寞薰兮琴。我欲奏古曲,俗耳更洼淫。古器不可见,聊作相思吟。相思长相思,相思无古今。一歌众鸟听,再歌万籁喑。推手君勿歌,有酒且孤斟。落落此时意,寥寥千载心。五弦毋容绝,四海谁知音。

  • 分水岭

    一道源泉却两支,右为湘水左为漓。谁知万里分流去,到海还应有会时。

  • 兴安县

    乱峰如剑不知名,篁竹萧萧送驿程。转粟未休漓水役,负戈犹发夜郎兵。百蛮日落朱旗暗,五岭风来画角清。空使腐儒多感慨,西南群盗几时平。

  • 状元峰

    一峰高耸上参天,地势钟灵出状元。雪霁乍疑抽紫笋,云开忽见吐青莲。平明远捧金乌小,薄暮高擎玉兔圆。独羡唐家贤父子,芳名留得后人传。

  • 兴安乳洞

    山水敦夙好,烟霞痼奇怀。向闻乳洞胜,山岭更徘徊。雪林縞万李,东风知我来。华裾绣高原,故人纷后陪。系马玉溪桥,嵌根豁崔嵬。荡荡碧瑶宫,冰泉漱墙隈。芝田溉石液,深畦龙所开。丐我一掬悭,鴯此炎州埃。仍呼轮袍舞,醉倒瑞露杯。但恐惊山灵,腰鼓轰春雷。薪翁杂饷妇,圜视欢以咍。兹岩何时凿,阅世几劫灰。始有此客狂,后会真悠哉。南游冠平生,已去首犹回。岁月可无纪,三洞俱磨崖。会有好事者,摩挲读苍苔。

  • 乳洞

    乳穴佳名久欣慕,兹游直与心期副。今朝叶败七枝筇,衰迟未觉攀跻苦。湘南悬想碧云横,桂岭遥瞻烟霭暮。招提钟磬出幽深,村野牛羊自来去。忽闻流水响潺潺,渐睹岩扃隔烟雾。山溪蹑履乱崎嵚,翠壁题名杂新故。乍睽朱墨略官箴,稍觉追随遽幽趣。绝知官里少夷途,始信闲中无窘步。人生如此信可乐,谁向康庄塞归?苦醉生前有限杯,豁我胸中吟兴助。早知富贵如浮云,三叹田不能赋。

  • 陡河

    几日飞帆漫陡河,一重水尽一重波。摇舟重上红沙堰,两岸山风动棹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