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曾广庚医名传城北

    曾广庚垦荒之初还没有行医。 谁知1924年桂林发生“沈陆战争”。陆荣廷军守城,沈鸿英部围城。战争一开数旬,城内外发生瘟疫。北乡泗洲湾至定江圩一带也蔓延人瘟,曾广庚仗义救人。洲子上一位70多岁的老人廖裕斌对笔者回忆起这段往事,他说:“曾老前辈连夜奔走疫区,从早进了村,晚上才出村,病人太多了!那时期他曾叫我大哥廖毛仔跟着学医,我大哥也就跟着出诊了。但他心地好,怕我大哥染上瘟疫害了他,只叫他在村外的大树下等着。在村中,他药到病除,救下了许多瘟疫受害人。” “一次,有位姓黄的船上人散步来到洲上。他蹲在地上看曾广庚种菜,蹲着蹲着突然口吐鲜血,曾广庚急忙问他为什么吐血?黄说他患了‘吐血痨’,诊了许久不见好。曾广庚很是同情,为他拿脉观苔,见他气喘吁吁,又摸得他的脉象紊乱,还是答应为他治疗。几服方子下去,那船老大又可撑船了。一天,船老大带着全家人鸣炮送匾,送来一块“妙手回春”木匾,挂上了曾家的草屋。草屋挂了匾,名声很快传开。” 曾广庚尤以眼科著称。他治愈了很多因白内障致盲的受苦人。盛传曾广庚看病常是义诊,现移住蚂蟥洲的91岁老人廖有和回忆:“我很熟悉曾先生,我十来岁时常去看他为人治病。常常有穷人登洲求医,可是开了处方后又为难地表示无力上街买药。只见曾先生二话不说,掏出银钱交给病人说:‘我这里有钱,治病要紧,你快去捡药。’因此,穷苦病人多来求医于曾先生。” 曾广庚以治病救济众生,很快在城北远至大面圩、尧山下有了不小的名气,成了一位很有传奇色彩的人物。 自此,曾氏便在这个洲子上繁衍了广、招、宪、庆、瑶、祥等六世子孙。

  • 旧地重榻蒋介石驻节八枝厅

    12月1日拂晓,蒋介石的“花车”专列到达桂林北站附近。为了防备空袭,这列专车停放在一片树林里护卫着。 先行回桂的白崇禧率领车队接迎。专列附近林立着中央的武装宪兵和蒋介石警卫团的官兵。从北站到城中心中山路的长街上,则布满了广西绥署的警戒岗哨。 一路之上,桂林城临街的墙面上,到处都有用石灰白浆写的口号标语,如“抗战必胜,建国必成”、“抗战到底”、“焦土抗战”、“将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等,非常显眼。还有“建设广西,复兴中国!”及“六.一”运动时留下的口号,呈现出群情沸腾的抗战气氛。这是李宗仁、白崇禧刻意树立的全新政治形象。 蒋介石的临时驻节处,被安置在城中心明清藩署后花园的“八桂厅”内。蒋介石驻跸八桂厅,事出有因。这里虽位居闹市中心,却是 1921年上元节,蒋介石在桂林八桂厅前的留影幽,有参天古木,楼台庭树,春夏百花吐艳,秋来丹桂飘香。还有花神祠、花神墓,以及一座名叫登庆桥的流水小桥等古典景物。八桂厅前因古代种植有八株茂盛的桂花树而得名。旧桂系时,曾是广西都督陆荣廷的驻跸处,抗战之初是李宗仁的官、卧厅。还有一个原因,早在1922年1月18日,蒋介石第一次来桂林时,就是下榻斯厅。那时,他是奉非常大总统孙中山之命,赶来桂林北伐大本营准备出征北伐的,时任粤军中校参谋,为了屏卫位于王城的大本营,他便住在相距其200余米的八桂厅。 首次来到桂林的蒋介石,在这里度过了狗年的春节,还在元宵节这天留影八桂厅前。可巧,那照片仍有保存。 这次蒋介石一行高高兴兴地住进了八桂厅,不料第二天险些出了大事。

  • 重访大圩再求证

    有史载,1921年12月4日上午8时许,孙中山的座船到达南郊12里地的柘木圩。 但是,孙中山为什么要在柘木圩登岸?登岸的情况如何?上岸后还去过哪里?当时的居民看到的是什么船型?等等,也因未见史载。 1999年7月21日,笔者与来桂考察的梧州市博物馆副馆长李乃贤等,共同去到柘木圩走访了这里的老居民和其中一些后人。 门牌32号的唐八生、因八月里出生,故名,这年他已84岁,我们说明来意后,他忆述道:“当年孙中山是从我们柘木圩上岸的。圩上80余岁的老人都可以证实。” 根据他的说法,由于前面的漓江水更浅、滩更急,船队只有在柘木圩泊船登岸进入桂林城。 唐八生老人继续回忆往事:那时我已八九岁,跟着大人们去河边看过这次的热闹。我亲眼见到孙大总统柱着文明棍,登上圩场东头狮子码头台阶上岸的,那码头因蹲着一对镇邪的石狮而取名。这时只见孙大总统的四五条船靠岸,其他的船队官兵早已过去了,与孙大总统上岸的人数约数十人,身后有马枪队。当时从桂林城来了接迎的人,有百人左右,他们举着小旗,欢迎人群中有个别人骑着大马,他们是迎候孙大总统去将军桥的。孙大总统踏上石阶,来到码头上的平台,那里搭了一座三拱的松叶彩门,码头两排的树上挂满了一朵朵的球花。当孙大总统出现在彩门时,人们不断地摇动着五色小国旗,喊着口号,唱着歌曲。紧接着,孙大总统被安排坐上敞轿,离开了柘木圩,这时可能是上午9时了。 当问及到孙中山的船型时,唐老先生回说从外观看是人力风帆船,不是火轮,想想他又回答:也许是有小火力? 笔者等站在狮子码头作了观察,码头前有一片清水湾,可大量的停靠民船,何况孙中山的路线早已安排,他肯定是从龙门上船来到柘木圩上岸进城的。码头两侧曾有两株圩上人最为喜爱的鸡爪莲树,是当年挂球花欢迎孙中山的古树之一,如今还有一株健在,其树干之巨要两人合抱,非常壮观,它成为了历史的见证。只是,如今狮子码头前的清水湾已干涸废为一片淤泥了。 孙中山在进城前还去过那里?不料,当我们在唐八生指引下要走访世居柘木圩的陈仲明后人时,他的后人回答道:“孙中山是从柘木圩狮子码头上岸的,我爷爷也知道。孙中山上岸后是先去李家村营盘再进城去将军桥的,我爷爷也知道!” 陈家后人告诉说,孙中山乘上敞轿后,并不是直接进人城区,而是叉路转去了数里地的李家村营盘。他们的前辈传下说,孙中山在营盘里观瞻了当时的新军旧址、浏览了半边街、行走了于家村过去的吊桥。 看来,孙中山是要对十年前为革命党人所掌握的广西新军营盘进行考察。有史载,广西新军曾对辛亥革命和广西独立作出了重大贡献:武昌起义军正在危急时刻,许多桂林新军奔赴武昌支援了起义军,留在桂林的管带官田遇东还为广西独立脱离清廷,献出了生命。 原来,他的爷爷陈仲明,早年曾投奔在广西独立后的陆荣廷麾下,受颁过一枚民国五年(1916)“辛劳纪念,勿遗外人”、“广西陆都督奖”的银质纪念章,笔者观赏到了这枚奖章。后来,李、白打败陆荣廷统一了广西,陈仲明又就读南宁的第一军分校,投入了新桂系部队,是见过世面、喜闻乐见之人,他在家乡时打听了这段史实。 此次同在桂林考察的梧博李乃贤述及,据梧州文史资料记载,孙中山在梧州组织北上桂林的船队时,曾由随行的辎重大队长陆伟操封定商民船只,征集了300多艘木帆船,但孙中山的座船可能是装设了小火力? 事有正巧,那年在梧州之北苍梧县长发镇3公里的乌龙滩7米深处,发现了一艘沉船残骸,经潜水员水底观察,长约20米,宽约4米,木质很好,有很多榫头结构,工艺精良。经多方确认,这就是当年孙中山北伐军从梧州北上桂林途中所换的木质风帆船型。 有史料记载,孙中山第一次到达梧州要去南宁时,原是乘坐他的座船——炮舰宝璧号出发的。可航行至桂平时,由于河水枯浅,炮舰已不能再航行,只好换了火轮船。因此,孙中山自梧州北上桂林中,根本就没有乘过宝璧号座舰,而是统统都换上了不很大的木质风力船。关于此情,1981年再度来到桂林的孙中山警卫团副官张猛有一段回忆,作了相互印证。张老忆及:“一路之上,先生不耐烦船工不停地喊号子拉船,喜欢上岸坐轿……”这足以说明,孙中山也是乘着人力风帆木船北上桂林的。

  • 学署衙门变监狱

    民国甫始,陆荣廷在桂林组织广西军政府,不久又改称都督府,成为酒桂系军阀之始。不知是什么关系,他把闲居的秦步衢派去主持河东栖霞寺一带的“六合团”。他已成为团练老总,于是人称“秦老总”。从此,秦步衢开始出道。 民国二年(1913)四月,袁世凯特任陆荣廷为广西督军。陆改编全省军队,将新军(清末编练的新式陆军)和巡防营的旧军合并两个师,另设各地巡防部队,陆又任命秦为桂防军统领。 从此,秦步衢被人称“秦统领”。统领衙门设在城北前清的学院衙门里,亦即提学司署,在今乐群路北邻一带。秦琮回忆,那学院衙门里,竖了很多功名碑,在清代曾是童生考秀才的地方,民国初,父亲将它关押了犯人。 统领衙门的职责是靖安地方,辖地是上八属、下九属,相当于今天的桂林市、县范围。秦步衢统管十七属的警局乡团,不断清乡,捕匪捉盗,缉拿革命党人,对辖地采取严厉的弹压手段,以苟求一时的强硬治安。秦琮回忆: 桂林地方上,凡是匪徒和扰乱地方的案犯,统由父亲衙门审理。头几年,我们眷属居住在衙门的大院内,可以看到这里面的情况。在衙门大厅暖阁的旁边,通往一排牢房。牢房是砖壁、石道、铁窗、长廊,阴暗深严,经常有一棚(沿清代陆军的编制,14人为一棚)的值班士兵把守。 囚室都是圆木间柱,粗如品碗,层层栅扎。犯人常从圆柱之间伸出枯瘦如柴的污手,喊冤叫屈。我们小孩每每看到那双双黑手,都感到惊恐与害怕。他们每天放风两次,早上八九点一次,正好这时我们小孩要去书房的塾馆路过;下午四五点钟一次,这时正是我们要出塾馆路过。这里关押的都是复审临刑的重犯,死刑犯要在这里等到秋斩,放风时都看到他们带铐拖链。父亲不常亲审,要亲审的大都要被杀头了。一般有承审官,经承审后,就把原告的禀贴、被告的供词和审讯案卷,报告父亲复核与量刑。最后父亲再呈报顶头上司的镇守使批谕。桂林镇守使最初是陈炳焜师长兼任,民国五年(1916)后是林俊廷接任。 审案袭旧制,通常逼供讯。父亲有一副身高嗓大、横眉铁脸、酷似凶神的形象逼人外,还使用着古代留下来的多种刑具。有一种“工”字刑,惨而常用,因形同工字而取名:分1、2、3号,逐号,逐大。上刑时,将犯人跪靠在一根大木柱前,双手后反,捆住大拇指,那牢头就在犯人背上逐号契入工字架。由于腰背骨架顶不住,常常听到哭爷喊娘的惨叫,有致昏致死的,也有抵痛不招,咬断了下颚骨的。 还有一种“踩横杠”的刑法。架在犯人身上的横杠被牢头几次脚踩以后,往往是筋断足残。 秦琮忆起一桩处杀女犯案:那时桂林有一个女犯轰动了全城。她是一个“拉马下糟”的坏女人,外号“开花枣”。当时流传着一句民谣,说她“看背值一吊(钱),看脸吓一跳!”原来,此人从背面看去,身材倩丽,很是窈窕,但却是一个“兔唇嘴”,人虽这样,但极风流。她常勾引男女鬼混,自己也迎风卖俏,坑害了不少男女。这位鸨婆也居住在城北,竟自称是“桂林第二统领”,以戏谑父亲。父亲听报后,吹胡子瞪眼睛,好不气愤,立即下令捉拿,先是将她游街示众,游后才将她送到衙门里审讯。我们内眷也为之好奇,抢着去屏风背、格窗后揭帘窥视。审讯开始,那牢头在她面前甩下了三个工字刑架,说:“你看看,你的罪恶大不大?要用三个‘工’!”那女人原来很是嘴硬,还骂骂咧咧。眼见真要上刑,她早已听说此刑的厉害,因而吓得魂不附体,哭丧着脸连连求情道:“大哥,我这弱小女子受不了呀,请开开恩吧!”后来,她瞅着不会动刑了,又与父亲对簿起来。最后,对她未上工字架,也未踩横杠,只上了一般的刑,就把她的傲慢态度打下去了。非常恼怒的父亲判处她死刑,并不等秋冬行刑,立即将她示众执行了(古代法制,死刑要在秋冬行刑)。 当笔者提问到蒋翊武先生是在兴安唐家市,还是在全县黄沙河被捕的?是谁的部属抓捕的?秦琼立即表示:“父亲一生做错最大的一件事,就是害死了辛亥革命功臣蒋翊武!”“那是在他上任桂防军统领(即广西左区第一正司令)不久,一得报在广西境界全县黄沙河抓到了一位自称是蒋翊武的人,父亲就感到立大功的时机来了,立即去到全县审讯。岂料蒋公坦然称是,不屈不挠。父亲赶快派人去到全县县府借来脚镣,迅速将他押送桂林,交给了桂林镇守使陈炳焜,陈大人再报陆荣廷与袁世凯。袁世凯得报正是他通缉的讨袁要人,立即电令陆荣廷将蒋翊武就地在桂林处决了!” 秦琮感慨地说:“父亲生前踩着烂泥,笑骂由他人。忠于军阀,秉守职责,杀人如麻,时人已多有评价。”由于秦步衢杀害了蒋翊武,这个家庭的成员在民国和新中国都受到了冷遇。

  • 兴坪码头民众欢送大总統

    乡贤还回忆了兴坪数千商绅、渔民、农民热烈欢送孙大总统继续北上桂林的盛况。 老人们回忆道,先是从平乐县城开来了十多天的北伐军。船队已上到画山,下到沙湾。在登览天水寨的当日晚上,孙中山的座船已从渔村行至兴坪镇码头的对面。他们全体官兵都睡在兵船上,没有上岸扰民。 翌日清晨,去草坪方向侦察回来的警卫团战士报告沿岸情况后,船队准备继续北上。 旭日东升之时,孙中山在对岸下了船,向周围的小孩分发了糖果饼干。这时兴坪镇码头上早已扎好的三拱彩门周围,站满了欢送的人群,商绅们还抬来了两箩筐的电光鞭炮,准备着欢送孙大总统。 孙中山登上了座船,一声令下,船队响起了起航汽笛。瞬间,人们的欢呼声、鞭炮声齐鸣!孙中山挥帽向码头上的欢送民众致谢。他觉得不够表答,又不停地走到船舷栏杆招手致谢!他的身旁,站立着两排马枪队的贴身卫士,四个一排,八个卫士钉子一般护卫着四面八方。 直到船队拐弯北去,欢送的人们才停止了欢呼声。这些情景,都是座谈会上乡贤的所见所闻。

  • 一次极为生动的演讲

    1921年12月3日将近午时左右,孙中山率领的二百只北伐大本营二千人的船队浩浩荡荡到达水镇大圩时,见到这里13个码头上都站满了欢迎的人群,其中还有先行进驻这里的一个团粤军官兵,在举枪向他致敬。人群居中的塘坊大码头上,还高高耸起一座三券拱的松叶鲜花彩门,翠绿缀红,一派生机,横幅上书写着“热烈欢迎孙大总统”。 这是桂林城的东大门户到了!头戴白通帽,身着深色中山服的孙中山随即率领座船上的文武大员泊舟登岸,来到彩门前挥帽向欢迎的人群致谢。这时,人群沸腾,锣鼓喧天,鞭炮震撼,民众兴奋极了。 松门旁有一处平台,台上有一座迎接亭,布置好了演讲台。主持欢迎仪式的大圩镇商绅代表“三甫”,即刻上前迎请孙中山登台为大圩的父老乡亲作个演讲。这“三甫”就是李锡甫、黄日甫和周贤甫。 孙中山站立讲台前,忽然,他看见迎接亭正门的左右,分别放着一桶南瓜、一桶白菜,立即会意了主人的用意,就着一手举起一个南瓜、一手举起一株白菜演讲起来了。他痛心的指出,当前全国已有一百多个军阀连年混战,尤其是几个大军阀形成了南北大割据!讲到激动处,他突然将南瓜和白菜作了一个相碰的大动作,然后统统放在一个木桶内,以此比喻道:“本大总统此行到桂林誓师北伐的目的,就是要完成南北的统一!然,统一中国,非出兵北伐不为功。”不料,孙中山的这次即兴演讲,由于比喻生动有趣,引起了欢迎人群的会意大笑。待孙中山演讲毕,即刻爆发了民众对这位平民大总统的欢呼:“孙大总统万岁!”

  • 传奇人物李锡甫

    1999年7月及2003年7月,笔者就孙中山举着南瓜、白菜演讲的传闻走访了大圩镇,拟从当年“三甫”的后人中寻找到证实。 大圩的历史悠久,地理环境得天独厚,四面环水,人文资源丰富,是古代桂林城东的大门户,又是桂北最有规模的水埠集市,因圩市集 散万余人,有称“万人圩”,早在明代就被誉为广西四大名镇之一。 清末民初时,大圩商绅最著名的已有李锡甫、黄日甫、周贤甫“三甫”。再后又逐步形成四大家、八中家、二十四小家。但都以“三甫”主其事。 1999年7月,笔者走访了大圩镇光明街129号李锡甫孙子、甲子年(1924)出生的李甲第老人。 问:孙大总统船队路经大圩时,是怎样欢迎的? 李:当年,孙大总统从梧州北上桂林时,每到一处重镇都受到热烈欢迎。他来之前,桂林已有传达,大圩是停靠站,要准备热烈欢迎。只是,大圩不是县城,孙大总统是否在这里演讲,并不是事先知道。 于是,祖父李锡甫等“三甫”先辈,也就选在漓江边居中的塘坊客运码头扎起了彩门。旧时,桂林古松林立,凡有喜庆活动,都高扎松门表示,再点缀鲜花、球花其中。松叶喻示万寿长青,鲜花表示热烈美好,三券拱的松门,则表示最为隆重的迎宾门。当时还在朝着江面的松门上书“热烈欢迎孙大总统'字样,在圩上清洗了街面。“清水泼街”是古代迎宾的规矩。可是,松门扎好了数天,还不见孙中山的到达,为了保鲜,又扎了第二次松门。 当孙中山终于到达大圩时,“三甫”即代表全镇各界人士,去塘坊码头迎接,民众是自觉夹道欢迎的。那时的全国民众,都是非常敬仰这位推翻了满清王朝的孙大总统。 问:为何是由你祖父李锡甫领头欢迎? 李:孙中山到达大圩时,祖父不仅是大圩镇的商绅之首,还兼任着桂林东乡即大圩、熊村下辖行政区24图的团总,负责着桂林城东附廓乡以东至潮田、海洋、草坪一带的团练,所以被公推主持接迎大事了。 问:为什么要在塘坊码头设欢迎彩门? 李:大圩镇13个码头中,居中的塘坊码头自古就是迎接官员的码头,平时则是客运码头。古时,一塘为十里,即是一个驿站,设有烽火信号台,从桂林城东门处过来,沿着三里店、七里店、雷劈山、龙门、铁山圩至大圩的石板官道走来,有龙门、大圩、浮石三个驿站和三个烽火台。哪一段发生战事,立即燃火发出警报。孙中山到大圩时,大圩的塘坊烽火台还存在,就是一个高高的土台,随时码着柴火。 问:你祖父是怎样想起要在讲台两旁摆上一桶南瓜、一桶白菜的? 李:我想这正是他的独特之处。据祖父说,当孙中山的船队停靠在大圩时,他即刻送了一桶南瓜、一桶白菜放在迎接亭的左右,本是想以这样的礼仪衷心祝愿孙大总统早日完成南北统一的大业。谁知,孙大总统聪明过人,心领神会地就着南瓜、白菜和木桶,主动作出了这场比喻有趣的未备讲演,讲得民众都会意地笑开了,使得这南北要统一的大事如今因此而未忘,我想祖父的良苦用心已达到了目的,还扩大了预想不到的影响。 问:我还想问问,你祖父是怎样想起这个点子的? 李:我们没有听过他更多的解释。其实祖父是个打长工的苦出身,因出身家境的异常贫穷,竟未能读过私塾,大字不识一斗,连姓名都写不出来。他从乡下来到大圩后,先是在大商号黄元顺打工,经常是十冬寒月还赤着足拖着木板鞋,裤脚短到膝盖头,时称牛头裤工仔。寒风刺骨,他晚睡时只能盖上两块麻包,冷得彻夜哆嗦。但他就是有心计,硬是从极端的困境中奋发出来,成为了与黄元顺齐名的大圩四大家之一。祖父没有读过书,但他听闻的天文地理、先贤经文很是丰富,记忆力特别的好,主意点子时时的有,因而大圩的商绅还愿意听他的。我想,这个南瓜、白菜和木桶的比喻,也只有他这个经历的人才想得到。 问:你祖父大字不识,产业又大,怎么管账理财? 李:全都由账房先生管账,每月给祖父念一次账。念账当中,他就会看出问题,指出问题,也就理好了财。由于他有听财理财的特别功能,有一阶段,祖父突然在大圩消失了,好生奇怪。后来,家里人才知道,他是被平乐县府看上了,不声不响地叫他去平乐做了一任厘金局长,平乐的厘卡税收古今都是大收入。 问:欢迎孙中山中,还有什么听闻? 李:在塘坊码头欢迎孙中山上岸时,不是所有船队都泊岸的,只有孙先生座船上的文武要员,已知有胡汉民、先到桂林平匪再去平乐接迎的联军总司令李烈钧和粤二军军长许崇智等随行。大总统身后还有一个马枪队,是一色的青年人,但未见他们对民众吆吆喝喝,这是孙中山教导有方,其他船队是继续前行的。 孙中山演讲完毕,还兴高采烈的与大圩“三甫”合影留念,再三表示感谢对他的接迎。后来“三甫”都曾有过这张合影。我祖父得到的合影,往日总挂在二楼客厅,后来毁于了日军的战火。 问:孙中山演讲完后,还去了哪里? 李:孙中山演讲结束后,没有马上乘船启航去桂林,而是从塘坊码头的巷子进入西段青砖瓦房的罗家巷穿过镇上,路过湖南会馆,登临圩镇后面的旗子山。他先是观览了山脚的名胜虎岩与虎岩观,然后登上了旗子山,仔细地观察大圩的山川形胜。这山顶像似古代的三角战旗而取名。好一阵后,孙中山一行始下山来到大路上,步行西去六里路黄沙河附近的大村。他们可能是一直步行到龙门码头才登船续航的,这一带只有龙门码头可泊大量的船只。 问:我很好奇的再问问,你祖父李锡甫葬在那里? 李:看风水先葬邻近的铁山,后再看风水又葬回了老家雷劈山的童子园村后。我们是童子园村人,你到了横塘进去轮胎厂街上,一问便知他的墓地。现残存有一座四角柱形的纪念墓碑,写有祖父的生平,纪念碑是典型的民国风格,当时是以地方名人入葬的,童子园村旧属桂林东乡,现属灵川县大圩镇所辖。 最后,李老声明,孙中山来大圩时,他还没有出生,这些都是他祖父、父亲讲述过的往事回忆。访后,笔者踏着孙中山的足迹,找到了虎岩,岩向朝东,有宋元明清至民国摩崖石刻7件,宋刻有吕三畏来到大圩“兹捧帅檄,代疱征市”之记很是重要。虎岩是大圩宋代的名胜,只是已荒废了半个世纪。

  • 秦步衢横死乱刀下

    秦步衢之死,在社会上一直是众说纷纭的。正好秦琮亲历了当时的情况,她回忆说:民国十三年(1924)正月,桂林地方上的官绅士商为了欢迎再度下野的陆荣廷,以“善后督办”的名义,回广西执政,准备大耍花灯为他庆祝。 但是,花灯迟到农历三月初三,陆从全县来到桂林后,才开始游行闹灯。我们新建的公馆是在东华门外的城墙脚,附近王城里是赛灯会的场所。这公馆是民国七年(1918),陆荣廷来桂林看望父亲时,赏给肆仟元清一色的“黄票”(当时广西通用以陆荣廷都督名义印发的钞票,上了伍元的用黄色)兴建的。这是一座砖石结构、青砖灰瓦、木楹格扇门窗的深宅大院。左右是风火墙,正面是五开间的二十个房,三个天井;侧面是三开间的八个偏房,五个天井,两侧有跑马楼联通。父亲的妻妾正好是一桌,小妾分配在偏房。可是父亲在新居仅仅两年,就死于了非命。 是时,闹灯三日,街市驰禁。不料,陆荣廷的旧部沈鸿英欲争霸广西,借此时机假奉孙中山之命反陆,派兵团团包围了桂林城。于是,从农历的三月至五月,桂林发生了79天的沈攻、陆守,以城垣为界的战斗。 这期间,父亲因久患气喘和痢疾,身染沉疴,已是陈年顽疾。他又抽上了大烟,天天吞云吐雾,从此心灰意懒,卸职在家。但他对陆大帅的被困,则息息攸关。陆军困城日久,缺粮严重,城内的“丰盈仓”、“预备仓”和“常平仓”等三大陈年大仓都先后打开了,但军民用粮还是危急。父亲和绅士张小兰等,以往日的威望,组织了一个筹借处,设立在王城前清的经历署内,为陆部向各商绅捐借粮食。我们自己也常吃稀粥,而派出差官到附近的行春门、水东门,向哨所守兵施发粥食充饥,以鼓舞士气。可是城门久不打开,粮食更缺,无奈家家粪坑无人掏,死了人运不出城郊,桂林城一时成了臭城、死城。 正在此时,李宗仁、黄绍竑的定桂讨贼军准备攻击南宁陆荣廷的老巢。他们坐山观虎斗,用计先行联沈倒陆。5月23日,困守桂林城内的陆荣廷接电后,知大势已去,只好通电下野,离开桂林北去,保住了性命。 沈军入了城,犹如土匪进了村,桂林居民户户受害。他们都是操客家话的同乡兵,军官多是绿林出身,纪律异常败坏,几乎都是非盗即奸,民众遭了殃,我们亦遭了祸。 我们新建的公馆,座北朝南,东面靠城墙,南北两端穿空,扎门还没有建成。公馆前有三重门,父亲特地请来原衙门里的李、胡、贺三位心腹差官把守护卫,我们则深居在内宅。 但是灾难还是降临了。在民国十四年(1925)农历三月初六的半夜,我们全家被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赶快穿衣起床,搭上梯子,从后墙翻了出去,躲在墙后的一间平房里。父亲逞强,不愿再作深避,只在后面墙内稍避。不多久,我们就听到公馆前面有众人翻箱倒柜和找人的声响。他们像是发现了家人都在后墙,约莫有一两个人靠拢到后墙,操着客家话喊着:“秦步衢,你在里面!?跟我们过来,和你讲个事。其他的人不要动, 父亲这时为了全家的安全,应诺过去了。我们侧听着父亲只身一人离去的响声,一直未敢有动静。待到天空微明,公馆里不见声响后,全家人始又翻墙回去,我们寻找到大厅才见到父亲,可是他已倒在血泊之中,被那些人杀害了。 父亲身上是被匕首戳伤五处:臀部二刀,右侧腰上、右臂、胸肋各一刀,但尸体完整。显然,父亲临危作了搏斗,但他怎能抵挡众匪。父亲死后,房中财物细软几乎被抢一空。 奇怪的是,来者竟劈开了大门,又砍断了门后的“推龙”木柱,还闯过了三道门关,但是住在前面的老门房和三位差官,都说不知道。这一疑问,直到今天未解。 案发后的凌晨,我大哥、二哥急去沈部报案,并求面见沈鸿英。等了老半天,沈本人就是不出来,连他率领部队进城的长子沈荣光也不出来见面,只是叫个随员出来安慰数语,说是随后即派人调查。但等了三天,一直未见办案人,家人只好将父亲人殓装棺了。当时两个哥哥去报案,一是为了请沈氏父子捉拿凶手,二是因为父亲与沈曾有旧交,我们后人可以得到他的保护。但后来又想:父亲一直忠于陆荣廷,沈陆战争中又鼎力助陆抗沈;民国十年时,沈为拉拢父亲,有意提亲,要将他的女儿与我弟弟订立幼儿婚,父亲嫌他是个出尔反尔之辈,拒绝攀亲,这些都得罪了沈鸿英。 沈鸿英不来处理,家里人又害怕被斩草除根,除了门房、差官、老妈子和几个姨母守灵外,其余家人都纷纷外逃到阳朔旧县村,回避了数月之久,始回桂林,再把父亲的灵柩运到栖霞寺,盖亭停厝了一年,然后送到普陀山北麓的星峰岭入葬。这块茔地是父亲生前选中并生祭了很久的。秦琮继续回忆道:下葬时,白崇禧的部队已是第二次进攻桂林,此时他们已是奉孙中山之命前来消灭沈鸿英的。经再次击退沈军,新桂系终于统一了广西。白与父亲素昧平生,但念父亲是桂林一方名士,亲自送来挽联吊丧,同时还有父亲的副司令张义明、商会头面人物魏康侯以及上八属、下九属代表祭奠,共送来挽联、诔词、帐布一百多件,亲友设路祭20多台,还是情义倶在。 笔者在星峰岭找到了秦步衢的墓冢,墓碑险些倒扑,碑文云:公讳步衢,字公毅,前清邑庠生,光绪庚子、辛丑并科举人,补用四川直隶州知州、广西谘议局副议长。民国历任广西巡警道桂林警察厅长、广西左区第一正司令、广西陆军第一师步兵第一旅旅长。生于清同治四年乙丑七月二十日亥时,殁于民国十四年三月初六寅时,享寿六十有一岁。 葬于东乡李家里星峰岭之阳。

  • 要沿着孙先生的足迹游览桂林

    时处抗战前夕的紧急备战,林森来到桂林城后下榻乐群社。翌日,李宗仁在欢迎林主席大会上致欢迎辞,林森检阅了军队,即与广西上层会谈,以协调蒋介石与新桂系的新关系。此外,他还视察了中山公园、广西大学新址,并尽情游览了漓江两岸的山水名胜。 “林森视察王城中山公园,我见到了!”现住在滨江北路的汪安军老人回忆了这次的所见:“那天,身材高大、银髯垂胸的林森,拄着自由棍,戴着白色礼帽与白边眼镜,在李宗仁等广西要人的陪同下,漫步去到独秀峰下的中山公园视察。他们是步行的,市民都可以从他的身边走过,还时而有小孩子们朝着他呼叫:‘林主席、林主席!’这时他都会停步下来与孩子们逗着玩,或是捋髯频频颔首,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他们先是走到中山公园大门(今广西师大校门)外面的照壁前,绕了半个圈后进入了园内。走进独秀峰后,他们凭吊了仰止亭、中山纪念塔,最后浏览明藩王府遗址,又从照壁出来。” 王城中山公园是广西当局于1926年为纪念孙中山曾在此处设立过北伐大本营而建。园内月牙池畔有“中山不死”塔、仰止亭等纪念建筑。 据说,当请示如何安排他的行程时,林森则是颇为深情地表示,他非常景仰孙中山先生,如今来到桂林,他很愿意沿着国父孙先生1921年12月在桂林誓师北伐时的足迹,进行瞻仰。是年,孙中山来桂前的4月间就任非常大总统时,就是林森代表国会向他授印致词的,他们有着非同一般的革命情谊。 一日,林森一行去到南郊的良丰镇西林公园(今雁山镇雁山公园),看望半年前刚由梧州迁入此处公园内的广西大学校长马君武及其师生们。马君武是他早年的同盟会老盟友,他全程陪同林森观赏西林公园。这公园是一座始建于清咸丰初年、竣工于同治八年(1869)的唐岳私家园林式别墅。孙中山来桂誓师北伐时,曾进园观赏,并在涵通楼紫檀木大床小寝。与孙先生的心情一样,看多了假山引水的林森,被这两山一水实景所点缀的“岭南名园”陶醉了,几乎是一步一赞赏,一路笑呵呵,感叹广西学子有了学习的好环境,最后在腹稿中凝成了四个字。游毕,他展纸挥毫,为西大题书了“山明水秀”四字。林森不喜题书应酬,可见这四字评语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了。后来,这墨宝被摩崖在相思洞南端的洞口石壁上,一直保存了下来,成为桂林民国第一位元首的摩崖石刻,亦是唯一的元首石刻。 林森在雁山公园题书的“山明水秀”摩崖石刻事有凑巧,后来于翌年冬来到桂林的蒋介石、宋美龄夫妇也慕名去到西林公园,踏着孙中山与林森的足迹,着实赞赏了那里真山实水的清建别墅和广西大学的美好环境,还观赏了林老一年前留刻在此的四字题书。 林森此次莅桂,还留下了“观花论酒”的轶事。据传,李宗仁经常用三花酒犒赏三军,此次数日的接待,他也都以高度三花酒款待这位元老。而林森对三花酒别有钟情,品评有加,又是一番番赞叹不已。数日过后,林森是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回去南京,又紧接着,他就随府迁都去了重庆。

  • 深更半夜驻全愚将要请委员长训话

    蒋介石的“花车”专列,在当日的深夜到达了桂北重镇全县。这时,在寒光照射的月台上,密密麻麻地足有数千身着灰兰色军服的官兵齐集车站,奏起军乐,立正敬礼。突见一位部队长,昂胸挺腰,上了主车厢立正报告:“请委员长下车,向全师官兵训话。”这时的蒋介石还在梦乡。负责警卫、接待与传令的蒋介石侍卫长王世和,即忙出来对这位部队长说:“委员长已休息,未便惊动。”对方一听,立即一怔。半晌,他向侍卫长说明道:“得悉委员长途经全县,我们一早就集合全师官兵来到车站,敬候委员长训示……”他仍立正不动,以恳切的口吻再度请示。停了一阵,他重新立正说:“报告侍卫长。”一会改口:“报告老学长。”这部队长想以黄埔军校的特殊关系再请他帮忙,但侍卫长坚决不答应。可是,这位部队长还不肯就此罢休。他感到无法向伫候在这里一天一夜的官兵弟兄们交代,于是趋前一步继续说:“委员长休息,是未便惊动的……是否请侍卫长代表委员长,下车向官兵训话?”这一要求,倒把侍卫长难住了,急忙连说:“这、这怎么可以?” 两人在主车厢门口说了好一阵。一位是皖中口音、一个是浙东乡腔,谁也没有说服谁。这位部队长只好怏怏下了车。 但他下车后,一声令下,月台上灰蒙蒙一片的官兵,都举枪向列车致敬。列车在驻军的军乐声中徐徐开动,继续向桂林开来。 侍卫长王世和,是浙江溪口镇与蒋介石老宅丰镐房贴邻的小同乡。这支驻军,即是蒋介石嫡系杜聿明率领的第一支机械化部队第五军的二〇〇师官兵。他们是在抗战之初,奉蒋委员长之命从湖南湘潭调防到这里。该师是中国新近组成的机械师,此时正驻扎在全县城郊。师长是安徽无为县籍的戴安澜,他是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生,王世和是第一期的学长。 一年后的桂南昆仑关大战前,蒋介石终于在前线视察了这支主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