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壮族三月三歌墟

    壮族三月三歌墟 歌墟,是广西壮族自治区壮族人民在特定的时间、地点举行的节日性聚会,它是以对歌为主体的民俗活动。三月三歌墟是在农历三月三举行的节日歌会。为了弘扬优秀的民族文化传统,满足广大壮族群众的热切愿望,1983年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决定:每年农历三月三为壮族歌节,并在南宁、柳州、桂林等地举行歌节盛会。传统节日从此焕发了青春,更受到壮族人民的喜爱。如果你在三月三时来广西旅游,你就有机会一睹三月三歌墟的盛况。 农历三月三的壮乡,山山寨寨到处都是歌的海洋。人们如过节一般精心打扮,男女青年心怀喜悦向歌墟涌去,河边、山谷、林子都是天然的舞台。春天的大地,万木复苏,嫩草茸茸,初绽的野花,或白、或紫、或红,争芳斗艳。这美丽的春色唤起人们的美好情感,欢乐的歌声在空中回响。 节日前的准备 三月三歌墟的民俗活动甚为隆重。节前家家准备五色糯米板和彩蛋。人们采来红兰草、黄饭花、枫叶、紫蕃藤、用这些植物的汁浸泡糯米,做成红、黄、黑、紫、白五色糯饭。相传,这种食品是深得仙女们的赞赏后流传下来的;也有人说是祭祀歌仙刘三姐的。吃了这种饭,人丁兴旺,身体健壮。彩蛋则是歌墟中男女青年用以交际传达情感的物品。 绣球是姑娘们在节前赶制的工艺品,制作工艺都很精巧,个个都是丝织工艺品:十二花瓣连结成一个圆球形,每一片花瓣代表着一年中的某个月份,上面绣有当月的花卉。有些绣球做成方形、多角形等。绣球内装豆粟或棉籽。球上连着一条绸带,下坠丝穗和装饰的珠子,象征着纯洁的爱情。 对歌谈情 对歌前,刘三姐的神像由众人抬着游行一周,人们祈求她赐予歌才,保佑三月三歌墟人人对歌如意。人们敬完了歌仙刘三姐,争相亮开歌喉,相互对唱,歌声此起彼落。歌词内容包括天文、地理、民族历史、现实生活、生产知识等等。男女老少在这歌墟中度过一个个不眠之夜,歌墟也成为传授知识的好场所。歌墟的文娱活动也很活跃、丰富,抢花炮、演壮戏、耍杂技、舞彩龙、舞彩凤、唱桂剧等,整个山乡沉浸于节目的气氛中。 三月三歌墟是男女青年进行交际的好时机。每逢歌墟,方圆数十里内的男女青年聚集在歌墟点。小伙子在歌师的指点下与中意的姑娘对歌。通常是男青年先主动唱“游览歌”,观察物色对手,遇到合适的对象,便唱起见面歌、邀请歌。女方若有意就答应。男青年再唱询问歌,彼此有了情谊,唱爱慕歌、交情歌。歌词皆即兴发挥,脱口而出,贴情贴景。歌声是条红线,牵引着两颗爱心,若姑娘觉得眼前的小伙子人才、歌才都满意,便趁旁人不注意,悄悄将怀中的绣球赠与意中人,“他”则报之以手帕、毛巾之类的物品,然后歌声更加甜蜜,遂订秦晋之好。 有些地方的三月三歌墟,搭起五彩缤纷的绣棚,男女青年各在一边,绣球在空中飞舞,柔软的丝稳随风飘拂,带着姑娘的心意飞翔。 歌墟中的抛绣球活动早在南宋文人朱辅的《溪蛮丛笑》中就有描述:“土俗节数日,野外男女分两朋,各以五彩新囊豆粟,往来抛接,名为飞纶。”周去非在《岭外代答》中也说:“土已日(三月三),男女聚会,各为行列,以五色结为球,歌而抛之,谓之飞纶。男女目成,则女受纶而男婚已定。”飞纶则为今天的绣球。歌墟的绣球连起了男女爱情,成为壮族青年男女交际的一种习俗。 三月三歌墟中还有一种男女青年的交际习俗:碰彩蛋。彩蛋是把熟鸡蛋染成彩色用以传情之物。小伙子在歌墟中手握彩蛋去碰姑娘手中的彩蛋;姑娘如果不愿意就把蛋握住不让碰,如果有急就让小伙子碰。蛋碰裂后两人共吃彩蛋,这就播下了爱情的种子。壮族歌墟,是壮族传统文化的结晶,它是在长期历史过程中形成的。关于它的来历,有许多动人的传说。其中以“赛歌择婿”的故事流传最广。传说在很久以前,一位壮族歌师的女儿,品貌端序、美丽,歌声婉转清脆。歌师一心想为女儿选一个歌才、人品都出众的青年做女婿。消息传开,男青年一批接一批前来赛歌,负者自然离去,歌才最好的一个小伙子留下来与歌师的女儿成了亲,他们的结合被传为佳话。从此,男女青年借歌传情择偶.就形成了歌墟。如今三月三歌墟的活动内容日益丰富,成为一种综合性的文化活动,更具新时代的气息,人们在这个传统的节日中获得新的艺术享受。

  • 壮族的祖先崇拜

    壮族是个多神灵信仰的民族,在壮族信奉的众多神灵当中,对祖先神灵的信仰是至关重要的。作为占主导地位的崇拜对象,它积淀着壮族古老的历史文化,并对壮族人的文化心理及社会生活产生着深远的影响,所谓祖先崇拜,就是相信祖先的炅魂不灭,并认为祖先有能力保佑賜福于子孙的信仰。壮族的祖先崇拜可以分为三类:始祖神崇拜、远祖神崇拜、宗族神崇拜。在这三类中,始祖神崇拜与“壮族三月”的关系甚是密切。 壮族的始祖神,不是某一个或某几个神祇,而是成体系的几代连续的始祖。在壮族的师公唱词和民间神话中,壮族以姆六甲、布洛陀、布伯、伏依兄妹为始祖神。传说,壮族的第一代始祖神是姆六甲,她是女性始祖,是生育大神,是万物的母亲。在传说故事中,她创造了天和白云,她没有丈夫,只消赤身露体地站在山顶上让风一吹就怀了孕,孩子从腋下生出来。壮族的第二代始祖神是布洛陀,他是位男性始祖,被誉为“通晓一切的人”。有的传说中说布洛陀是姆六甲的儿子,有的传说中又说他是姆六甲的丈夫。布洛陀继续创造并整顿自然界,处理和解决自然界与人类的一切矛盾和纠纷。他身材魁梧,聪慧过人,无所不知,既开天辟地.又教人种养,并替人们消灾排难,备受崇敬和爱戴。第三代始祖神是布伯月,他是布洛陀的儿子, 是位敢与自然抗争的英雄。为了解除旱情,他上天生擒了雷王,又在漫天洪水中与雷王搏斗,砍掉了雷王一条腿,最后布伯英勇牺牲。笫四代始祖神是伏依兄妹,他们是布伯的两个孩子。雷王发洪水淹没了人间,只剩下伏依兄妹躲在葫芦里逃过一劫。在人类面临灭绝的关键时刻.他们不得不兄妹结婚,担负起再造人类的重任。据说,新中国成立之前,壮族师公跳神时,往往要唱着几位神,并戴上他们的面具.表演他们开辟天地、创造人类的丰功伟绩。 在壮族的四代始祖神中,以姆六甲和布洛陀的影响力最大,因此壮族民间对这两位始祖神的传颂及祭祀比较普遍。 每年壮族的“三月三”歌圩活动开始之前都会举行祭祀活动,祭祀活动除了家祭——拜山扫墓(祭拜宗族祖先)外,还会进行规模盛大的群体祭祀活动,而这种群体祭祀的对象大多是壮族的始祖神,或是姆六甲演变而来的花婆,或是通晓一切的创世大神布洛陀。这些都是壮族民众祖先崇拜心理的反映。

  • “三月三”风俗仪式:碰蛋

    碰蛋是一种相互结交、馈赠的活动形式,主要流传于红水河流域的巴马、凤山、都安、马山等县的歌圩场中。“三月三”来赶歌圩的未婚男女,大都带有一二十只染成红、黄、蓝、紫色的熟彩蛋。女的把彩蛋装在竹篮或网兜中,男的则藏在衣裤的口袋里。歌圩场上,未婚的青年男女可以通过对歌选择心爱之人做终身伴侣。要是小伙子通过对歌看中某位姑娘,便手擎红鸡蛋找姑娘碰蛋。如果姑娘对小伙子不中意,她便紧紧握着手中的红蛋,不让小伙子碰到,这时,小伙子便知趣地离去。若姑娘也相中小伙子,她便将手中的红鸡蛋露出来,让小伙子将红鸡蛋碰烂,红鸡蛋被碰烂表示姑娘已敞开心扉,便双双离群去吃被碰烂的红鸡蛋。姑娘将蛋黄喂小伙子,表示她将忠于爱情;而小伙子则将蛋白喂姑娘,表示他的心洁白无瑕,对姑娘一往情深。 据传,若双方的蛋同时碰破,象征两人命运相连,可以结交姻缘,将蛋互赠共尝;如只是单方碰破,则认为没有缘分。其实,碰蛋不过是男女青年交际娱乐的一种形式。他们(特别是姑娘们)各自都准备好一两只硬壳彩蛋来对付一般的“碰蛋”,要想两蛋同时碰破并非易事,多是相撞单破,互相馈赠以作干粮,借表相识的心意而已。

  • “三月三” 风俗仪式:赶歌圩与择偶

    壮族的“三月三”,又名“歌节”或“歌圩节”,因而赶歌圩是壮族“三月三”最为重要的风俗活动之一。壮乡素来就有“歌海”之称。壮族人民自古以来就热爱唱歌,无论是平日的婚丧嫁娶,还是逢年过节的庆贺活动,壮族人民都爱集中在一起唱山歌,歌圩就是这样一种集体性、聚会性的歌唱活动,是壮族古老的风俗习惯,具有广泛的群众性和悠久的历史。歌圩意即歌会、歌节,壮语称为“圩欢”“圩逢”“龙垌”“窝坡”“出田垌”“岩洞之歌”“坡圩”“垌市”等。歌圩的举办在各地都有固定的地点。时间主要是春季和秋季。春季的歌圩集中于三、四月间,其中“三月三”就是最具代表性的节日性歌圩。“三月三”的主要活动就是举办歌节,以歌传情。 “三月三”歌圩相较于其他时节歌圩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其所具备的“择偶”功能。壮族有种习俗是“倚歌择配”,屈大均《广东新语》中日:“假人之俗,幼即习歌,男女倚歌择配。女及笄,纵之山野,少年从者数十,以次而歌。视女歌意所答,而一个留,彼此相遗……约为夫妇,乃债媒以苏木染槟榔定之。”这要求年轻人不仅会唱歌还得会以歌传情。在农历三月初三,壮族青年男女相会在一块儿,共襄盛会,并借着歌声来寻找情投意合的伴侣。因此,壮族的“三月三”又被称为“情人节”。除了对歌这样的择偶形式,在农历三月初三,壮家还有抛绣球、碰蛋等多种多样的活动,无一例外的都是青年男女表达爱慕之情的风俗活动。这些活动让壮族“三月三”充满了浓浓的人情味。 “三月三”的赶歌圩风俗,一方面源于汉族“三月三”或上巳节的传入,另一方面是源于壮族地区春播季节赶歌圩的传统。农历三月初三正是春天插田播种的好时节,人们因此在这一天祭祀祖先以及神灵来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并期盼氏族的人丁兴旺。集体性的歌唱活动便由此产生。春天是万物繁殖的好时机,青年男女也在这样的时候希望能找到一个心仪的配偶,渐渐的,他们便也依托歌圩这一活动来“倚歌择偶”。 除“倚歌择偶”,一些地方“三月三”赶歌圩还有其他的择偶方式。比如河池的巴马、都安羌圩、都阳、棉山、协合一带的壮族,通过碰蛋的形式来择偶。桂西百色的靖西壮族在农历三月初三那天,姑娘们还会用绣球来传情。这些各具特色的“择偶传情”的习俗,都有着悠久的历史源流和深厚的文化内涵。 绣球是壮族男女之间传情达意的重要信物之一。“三月三”节日前,壮族姑娘用五彩线在各色布上绣上鱼、虫、花、鸟等各种花纹图案,之后在布里面包上棉花、豆类等各种谷物,缝合做成一个个圆形或多角形的绣球,并缀上绣有花边的彩带,准备做投掷之用。节日当天,壮族青年男女相约聚集到村边或者郊外的歌圩上,姑娘带着制作好的绣球,小伙子则带上了回赠给心上人的礼物——毛巾、手镯、糖饼等。首先男女双方会拉开适当的距离,互相打过招呼后就开始结伴对歌了。对歌有问有答,内容取材广泛,从对歌中,他们可以了解对方的才貌;随着对歌的深入,男女双方会得到越来越多的了解,现场的气氛也会越来越热烈。对歌达到高潮时,姑娘们就会情不自禁地将手中的绣球抛向自己中意的小伙子。当小伙子接住绣球欣赏品味一番姑娘的手艺后会把绣球向姑娘抛回去。经过多次有来有往的抛接绣球,如果小伙子看上了这位姑娘,最终就会在绣球上系上自己给心上人准备的礼物,抛回赠给姑娘。如果姑娘也收下了小伙子赠予的礼物,就表示她愿意接受小伙子的追求。在绣球飞舞、笑语朗朗的热闹环境中,彼此相中的姑娘、小伙子便离开了他们的伙伴,到僻静地方去幽会、谈心并交换爱情信物。 关于壮族青年男女“三月三”以绣球传情、抛绣球择偶的风俗,自宋代以来有许多记载。壮族儿女的绣球传情实际上是反映了一种农耕文化特点的风俗,其目的和功能是祈求农业的丰收和人类自身的繁殖、繁衍。因为在壮族先民的思维里,农作物的选种、播种、扬花、成熟,与人类的择偶、交合、怀孕、出生、成长是一样的。因而在春耕前的农历三月初三,男女聚会以歌求偶时会用彩色布囊包裹着作物种子抛接互赠。

  • “三月三”歌圩

    “三月三”歌圩属于节日性歌圩,是壮族歌圩最为隆重的圩日,也是山歌的年节,被尊称为“三月三”歌节。2008年11月10日,“三月三”歌圩入选第二批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作为广西极具代表性的民族文化,“三月三”在2014年被确定为广西的民族节日,全区放假两天。 “三月三”歌圩是壮族歌圩极具代表性的体现,其中蕴含丰富的文化活动,也是多种文化综合的集中表现,是壮族文化经过长期的历史实践取得的成果。每逢农历三月初三,壮族人民以歌传情、以歌会友,山歌的内容丰富多彩,以唱歌为主要内容,展开一系列的社会交往活动。 如今,广西壮族自治区许多地方政府的领导都十分支持“三月三”歌圩的举办,并依靠歌圩的优势来推动当地经济的发展。

  • 瑶族“三月三”

    瑶族以“三月三”为“干巴节”。“干巴节”是集体渔猎的节日,人们将捕获的野物和鱼类按户分配,共享收获的欢乐,然后云集于广场,唱歌跳舞,欢度佳节。在节日当天要杀猪祭社神、山神,吃黄糯米饭,各寨三四天内不相往来。 关于瑶族“三月三”的起源,相传很久以前,野兽经常出入瑶族村寨,它们不仅损坏庄稼,而且经常伤人,为了保护村寨,盘古率勇士捕杀猛兽。在农历的三月三那天,盘古不幸被羚羊用角顶破腹部而离开了人世。为纪念他,人们把每年的三月初三日定为纪念盘古的日子,取名“三月三”,又名“干巴节”。每年“三月三”之前的一个星期,瑶族男人们都到老林捕杀野兽、下河捞鱼捉虾,并且烤成干巴带回家里。妇女们上山采摘小靛叶等天然染料,煮水后染成红、黄、蓝、紫四种颜色的糯米饭用来敬献盘古。每到“三月三”,人们便准备好祭奠盘古的祭品,姑娘和小伙子们则相约到寨子边的荒山上、丛林里对歌、谈情说爱、玩耍。 这样的起源故事应该是受到中原地区盘古文化影响的结果。中原地区有“三月三,盘古山”的说法,认为农历三月初三是盘古山朝圣的日子。河南省驻马店市泌阳县城南15千米处的盘古山,是传说中盘古开天辟地、造化万物的地方。盘古开天辟地创造世界的神话流传久远,据历史资料记载,泌阳至少从南北朝时期就兴起了盛大的拜祭活动。每年农历三月初三的盘古庙会,都有数十万之民众从四面八方赶来,祭拜人根之祖——盘古,借此机会为亲朋祈福。当盘古文化与曾经以渔猎为生的瑶族文化相结合时,便形成了“干巴节”。

  • “三月三”风俗仪式:祭祖与扫墓

    “三月三”节日民俗兴起之初,其活动的主要内容是祭祀性的,祭祀神妖、祭祀祖先、祭祀求子等。包括“三月三”赶歌圩习俗的一部分也源于原始社会的祭祀活动。壮族人民在农历三月初三这一天祭祀求神,希望求得一年农事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也希望求得家族的多子多福、人丁兴旺。这种祭祀的习俗渐渐演变成了祭祖以及扫墓。因此每年的农历三月初三,又是壮族人民祭祖的扫墓节,当地人称为“拜山”,家族祭祖仪式是扫墓节的传统文化内核。生活在桂西、桂南、桂北等地的壮族都有在“三月三”祭扫祖坟的习俗。以前河池的宜山、都安等地的壮族,会在“三月三”搭布棚于村头寨尾,并在布棚下摆上五色糯米饭、五色蛋等供品祭供先人。壮族人的祭祖扫墓从前期筹备开始,有一套完整的流程,每个环节的背后都体现了壮家文化的深厚和历史悠远。 农历三月初三前几天,这里的集市热闹非凡,街上摆满了“三月三”各种祭祖用品,包括一些象征物、食品、供香等。上街购置并筹备祭祖用品是这个隆重节日的第一步准备工作。祭祖的祭品主要有两类:一类是祭祀的食物,主要有“三牲”、五色糯米饭、糍粑、鸡蛋、酒等。壮族民间的“三牲”指的是猪、鸡、鱼。在祭祀时,必须使用整只腌鸡、整条煎鱼以及一块猪肉条。稻作文化丰富的民族,拿亲自饲养的家禽鸡和猪作为祭品,既能表达对祖先的敬意,同时也是祈求祖先保佑六畜兴旺。五色糯米饭需要在三月初三的清晨,由家族里的妇女用红蓝草、黄饭花、枫叶、紫蕃藤等植物染料和糯米浸泡蒸制而成。她们会把糯米饭捏成一团一团,装在碗里捏成一个凸凸的小山丘模样,堆放在那里。除此之外,有些地方还需要一些壮族传统节日的特色食品,比如酸肉、米酒等。还有一些祭品是白色消费品,如鞭炮、香、冥币、锡箔做的元宝以及纸质器皿等纸祭品。纸祭品是各种祭祀活动不可缺少的。壮族人相信,只有保证祖先在另一个世界的生活美满富裕,他们才会保佑子孙后代生活平平安安。因此,他们为祖先准备的纸祭品越丰富,就越能显示出自己的诚心。 祭祖之前的第二个步骤是扫墓,扫墓的工作十分重要。扫墓的时间也是在三月初三当天,当他们到达了墓地,首先要烧一把火备用,然后在坟墓前上香,上完香就要放鞭炮,这是一种跟祖先的沟通方式,相当于通过鞭炮声来打招呼,表明子孙们前来打扫墓地了。壮族人的坟墓前面一般会有一块比较大的平整的土地,扫墓的人需要先锄掉这块土地上的杂草、落叶或其他杂乱的东西并把落叶等东西堆在一起并将其焚烧。这些工作都完成之后,最终要在坟墓及其周围的石头上撒上白色的石灰水,这种石灰水是平时建房子或装修用的,扫墓之前的几个小时要把石灰泡在水桶里,以便扫墓时用。撒完石灰水后,整个墓地会焕然一新,俨然一个“家”的模样。他们认为,墓地就是祖先生活的世界,只有清理干净,收拾整洁,才能保证祖先在这新“家”里和人在世间一样住得舒服。而祖先们住得好了,子孙才能享受安宁的生活。 打扫完墓地后,就要开始正式祭祀了。祭祀的第一步是摆设祭品和插标挂钱。一般由妇女摆设祭品,她们将祭祀用的食物、三个或五个酒杯、三双或五双筷子摆放在墓地祭台前,然后往酒杯倒酒。倒酒时须跪着,以示对已故亲人的尊敬。倒完酒后须在坟前上三炷香,并燃放鞭炮,以示请祖先出来吃饭,有些地方还要给周围的坟上香,意思是邀请他们过来一起共享祭品。接着在坟顶插标挂钱,这根插在坟顶并缠有纸质铜钱串子的细木条,壮族称为“标”,也称为“清明吊子”或“纸钱”。制法是将各种颜色的沙纸折叠、裁剪成串状,祭祀的时候按一定步骤将其慢慢撕开,变成树权形蓬松的一长串,然后将它绑在一根树枝的顶端挂起,像旗幡一样,一串串插在坟头后面。除了在石头上泼洒的白色石灰,这种纸钱也是坟地的标志之一,表示今年的节日该家族有子嗣前来祭拜,以向当地人表明家族后继有人。 祭祀的第二步是焚香、燃烧祭品及燃放鞭炮。一般而言,壮族的祭祖都少不了焚香的仪式。香燃尽了,则祭祀仪式可以结束了。因此整个仪式过程,约一炷香的时间,其间祭祀者会时不时地在坟地周围燃放鞭炮,有些地方家族的晚辈还需要向祖先敬酒,表示对先人的敬意,也代表传承之意。敬酒时祭祀者的态度要真诚,有时候还会用方言对祖先说一些话,大致意思是“祖先请您喝个够,喝醉了保佑我们”等之类的祈福话语。之后人们便叩头、行礼,把酒倒到坟前,并且焚烧纸祭品。在焚烧祭品的过程中,年长者口中念叨“祖先快来领钱和衣服,吃好穿好保佑子孙后代”等祝祷词,然后将祭拜的纸质物品焚烧,但是焚烧的纸质物品中不包括“清明吊子”,它长年挂在那里,作为坟墓的一种象征。焚烧纸质物品完毕,代表祭祖仪式结束。 祭祀完毕,有些壮族地区有祭祀者共同分享祭品的习俗。人们认为在坟地旁与祖先共同进食是神圣的,也有拜祭之后拿祭品到家中再加热食用的。他们把祭品当作是人与神之间相通的媒介,认为食用祭品可以得到神灵祖先的护佑。祭品因为担当献祭的角色,包含的意义超出一般的食品,具有神圣的性质。 壮族的“三月三”祭祖仪式中也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首先,壮族很多地方实行二次葬。壮族二次葬就是人死后,对尸体分二次处理,即先将死者以棺材盛尸进行土葬,待三五年后,掘墓开棺,把死者的骨骸揩刷或水洗烘干后装进陶瓷翁里安葬。这体现了壮族人民的遗体“不洁”观和灵魂栖居观。在壮族人的观念里,初死人的“不洁”是由于筋肉未化,而牙齿如同其筋肉一样,都是人世间的物件,不除掉,鬼魂就不洁,就不具备加入家鬼行列的资格。因此人死后的第一次葬仪,是死者脱离人世间生活的仪式,这时他的鬼魂是孤独的;第二次葬才是他的归群仪式,他的鬼魂才可以成为家庭祖宗神的一员。壮族人还认为二次葬的目的是让灵魂获得栖居之地,唯有通过二次葬,死者的灵魂才能到阴问去生活。 其次,在坟墓或祭祀场所的选择上也体现出了壮族丰富的文化内涵。壮族人坟墓的设置十分讲究,二次葬需要下葬两次,墓地一般也有两种。第一种是初葬的坟墓,这种坟墓大多设置在平坦的农田里,将棺材埋得比较浅,在其上方隆起土堆,并且盖上竹片、草席或者草泥混合物之类的东西,以示为死者造房建屋,以免风吹日晒,也表示对死者的尊敬。第二种坟墓一般置在山上,即初葬三年或五年后进行捡骨葬,把遗骨装进称为金坛的瓮中,然后搬到山上,用石板围成一个小屋的模样,上方有一块石板,左边和右边各自一块石板。整个坟地周围会有一些比较大的石头,旁边有一棵或几棵大树,表明这里水土肥沃,象征着生命的栖息和繁衍。捡骨葬后的墓地位置对于壮族来说十分重要,坟墓一般面向大山,据说这样是有龙脉可以滋养,保佑家族繁荣、运势昌盛。 最后,祭祀用品的选择也具有壮族丰富文化的内涵。“三牲”的选择体现出了壮族是一个稻作文化为代表的民族。五色糯米饭的背后更是蕴含着五谷丰登、吉祥如意的美好寓意。“清明吊子”的悬挂是对于家族后继有人的一种呼告,纸祭品则是体现出了壮族人民对祖先的敬重以及对于自己现世生活美满的祈愿。火在整个祭祀过程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火是生命的一种符号和象征,烧火、燃放火堆一直贯穿着整个祭祀活动,如仪式前的扫墓过程,祭祖的子孙会用坟墓周围的一些枯枝、落叶等堆放燃起一场大火,他们认为用大火可以把所有不干净的东西焚烧掉,把过去一年时间里积累下来的晦气冲走。火的作用还可以点香,在献祭的结尾还要焚烧祭品。而火本身也具有原始崇拜的意义,火象征着热烈的生命力,壮族人祭祖时在坟墓周围燃烧着强大的生命火焰,可见他们对火的崇拜和对生命的珍爱。鞭炮的燃放也有着独特的意义。在壮族人眼里,放鞭炮除了要给整个村的人听,宣告某个墓地的祖先有他的子孙前来拜祭,表示该家族后继有人,同时,鞭炮也是他们和祖先之间阴阳沟通的媒介。他们认为在三月初三这一天借助点鞭炮的巨大声音能够通知或者唤醒祖先来享受后代子孙的祭拜并享用祭品。而整个祭祖过程,伴随着不间断的鞭炮声,也增加了节日的热闹气氛,彰显出祭祖活动的隆重和每个家族的兴旺发达。

  • 祭祀花婆

    “三月三”,壮族地区有祭祀花婆的习俗。关于花婆的来源,主要有两个说法:一个是壮族的创世大神姆六甲,她在创世、造天地万物之后逐步退隐成了专司生育的女神即花婆(花王圣母)。壮族神话《姆六甲•送红花白花》说,姆六甲管花山,栽培许多花,壮族人称她“花婆”“花王圣母”。人类都是姆六甲花园中的花。她把花的生魂送给谁家,谁家就生小孩,送红花是女孩,送白花是男孩。谁家久婚不育,就要沾师公做法事求花婆賜花。另一个是以民间巫婆为原型累积而成的, 不同的地方巫婆形象逐层叠加上升为超强女神花婆与姆六甲的合体,说明壮族先民们体悟了花儿是孕育生命起始的母体,姆六甲在大地的花蕊中涎生,人又是姆六甲给予的生命,因此,鲜花与人神有着无法隔离的依生关系。 在壮族师公神衹中,花婆有独立的神像,大凡举行与生育、健康有关的法事仪式,师公们都必须把她同唐、葛、周三元神像并列悬挂在法坛中央。人们向生育女神花婆祈愿时要唱《求婆歌》: 三月初三来求婆,少座木桥少朵花,生我命丑无缘分,无缘无分.好比壶里少杯茶。人讲我有龙虎煞,天狗吃了我的花。夫妻吵闹姻缘丑,花棚婆王,求你送我一枝花,酒肉饭菜求地神,头上靠天来保佑,谢天谢地,好花送我家门。今年求你三月三,六月初六再来还,明年若有花枝到,众人欢喜,好丑送来心也宽。 可见,壮族先民对于花婆神的信仰,其实是以求子为核心目的的生殖崇拜在壮民生活中的反映。

  • 壮族的“三月三”与上巳节

    由于上巳节与清明节、寒食节的时间几乎重合,从宋朝开始,中原地区上巳节、寒食节渐渐与清明节三节合一了。有些节日习俗相互融合,有些逐渐消失,有些习俗则残留了下来,如清明祭祀、踏青、插柳、戴柳圈等最初都是上巳节的习俗。中原地区三月初三上巳节与清明节、寒食节在时间上和风俗上合而为一,导致了上巳节的逐渐统一。 而在壮族地区,上巳节却演变成为“三月三”歌节,传承至今。因为秦始皇统一岭南之后,随着汉族人不断从中原南迂,壮族先民和壮族人民与汉族人民的交往、交流日趋频繁深入,三月初三上巳节便在壮乡大地生根、发芽,并在与当地文化的交融中焕发出勃勃生机。壮族自古是一个稻作民族,三月初三正是播种的时节,祈求丰收和人丁兴旺便成了这一时期节日的主题。同时,祭祀、祓禊、求子等上巳节习俗也传入了壮族地区并与壮族的风俗习惯等结合形成了一些新的节日民俗,如壮族地区“三月三”祭拜“花婆神”求子。壮族自古是一个歌唱的民族,唐代以后出现的歌仙刘三姐是“歌圩的女儿”,刘三姐这一传说人物聪慧机敏,歌如泉涌,美丽动人,深受壮族百姓们的热爱。壮族“歌圩文化”与“三月三”上巳节相融合,壮族的“三月三”就成了为纪念刘三姐而形成的民间纪念性节日——歌节。 壮族的“三月三”歌节,至迟在宋代已经成形。《太平寰宇记》中就有记载:“壮人于谷熟之际,择日祭神,男女盛会作歌。”《岭外代答》也说:“交趾俗,上巳日,男女聚会,各为行列,以五色结为球,歌而抛之,谓之飞驰(绣球)。男女目成,则女受驰而男婚已定。”“三月三”正是春耕农忙的时令,在这个时候人们除了需要祭祀神灵以求得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之外,人们也在田间地头对歌,既能消除疲劳,又能通过对歌来择偶,他们认为三月既是万物生长的好时候,也是人类繁衍的好时辰。 明代,“三月三”成了壮族人每年赶歌圩的时间。歌圩的形式和内容也得到了丰富和发展。明代邝露的《赤雅》中关于“浪花歌”的描述亦常常为后人引用:“峒女于春秋时,布花果笙箫于名山。五丝刺同心结,百纽鸳鸯囊。选峒中之少好者,伴峒官之女,名日天姬队。余则三三五五,采芳拾翠于山椒水湄,歌唱为乐。男亦三五成群,歌而赴之。相得,则唱和竟日,解衣结带相赠以去。春歌正月初一,三月初三;秋歌中秋节。三月之歌日浪花歌。”浪花歌,便是壮族青年男女佳节聚会唱歌和进行活动的一种形式。 清代是壮族民歌最繁盛的时期,“三月三”歌圩节也在这一时期得到了很好的发展。清代诗人赵翼对德保歌圩曾作描写:“春三二月圩场好,蛮女红妆趁圩嬲。长裙阔袖结束新,不睹弓鞋三寸脚。谁家年少来唱歌,不必与依是中表。但看郎面似桃花,郎唱依酬歌不了。”清代龙州壮族文人黄敬椿也有诗篇:“木棉飞絮是圩期,柳暗花明任所之;男女行歌同入市,听谁慧舌制新诗。” 壮族的“三月三”歌圩自形成开始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壮族的“三月三”也成了壮族地区最为隆重的歌节之一。它既发展了赶歌圩的节日民俗,又继承了祭祀、扫墓等多种多样的节日传统,成为壮族儿女一年一度娱乐休闲的盛会。

  • “三月三”与上巳节

    “三月三”兴盛于古代中原地区的上巳节。最早描述这一节日的是《诗·郑风·溱洧》: 溱与洧(Wei),方涣涣兮。 士与女,方秉茼(jian)兮。 女日观乎?士日既且,且往观乎? 洧之外,洵讦(XU)且乐。 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 溱与洧,浏其清矣。 士与女,殷其盈矣。 女日观乎?士日既且,且往观乎? 洧之外,洵讦(XU)且乐。 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 自殷周时期开始,人们在春天会结伴去水边沐浴,官方还专门设置女巫之职进行主持。因为春天是季节交换之时,阴阳未调和而人容易患病,所以需要在水边香薰沐浴一番。后来,沐浴的日子逐渐固定在每年以干支纪日的历法中的夏历三月的第一个巳日。在先秦时,这个日子就已成为大规模的民俗节日,主要活动就是人们结伴去水边沐浴,称为“祓禊”(fu X1),此后又增加了祭祀、宴饮、流觞曲水以及祈求生育等内容。 到魏晋时期,三月初三上巳节开始被明确更改为“三月三”,并逐渐演化为皇室贵族、公卿大臣、文人雅士临水宴饮(又称曲水宴)的节日,并由此而形成了上巳节的另外一项重要习俗——流觞曲水。“流觞曲水”出自王羲之的《兰亭集序》。“流觞曲水”的大致方式是众人围坐在回环弯曲的水渠边,将特制的酒杯(多是质地很轻的漆器)置于上游,任其顺着曲折的水流缓缓漂浮,酒杯漂到谁的跟前,谁就取杯饮酒。如此循环往复,直到尽兴为止。文人则将此习俗进一步雅化:酒杯停在谁的面前,谁还得赋诗一首,其乐趣略同今人的“击鼓传花”。魏晋时,文人雅士喜袭古风之尚,整日饮酒作乐,纵情于山水之间,清淡于老庄之道,作流觞曲水之举。这种有如“阳春白雪”的高雅酒令,不仅是一种罚酒手段,还因被罚作诗这种高逸雅致的精神活动,显得超几脱俗,不同凡响。历史上最有名的一次流觞曲水是东晋穆帝永和九年(353年)三月初三上巳日,王羲之偕同当时的天下名士如谢安、殷融、孙绰、阮裕等42人,在江南水乡绍兴的会稽山之阴、兰亭曲水之滨所举行的盛会。据《嘉泰会稽志》引《天章寺碑记》记载,当时共得诗37首,王羲之酒酣意畅、神采飞扬,当即用蚕茧纸、鼠须笔为这37首诗合成的诗集作序,写就了我国书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书法经典——《兰亭集序》。《兰亭集序》被称作天下第一行书,其书法可谓洋洋洒洒、下笔道劲,宛若游龙般跃然于纸上。《兰亭集序》一举奠定了王羲之在中国书法史上“书圣”的崇高地位,为中国的书法史增添了浓重而辉煌的一笔。 至隋唐时代,三月初三上巳节又逐渐回归到民间百姓中,从贵族上层到民间百姓,上巳节成了一个人们纷纷参与其中的节日,并增添了许多新的习俗。宫廷里,君王会在那一天大宴群臣,场面极其恢宏、奢侈。陈希烈的《奉和圣制三月三日》、白居易的《上巳日恩赐曲江宴会即事》都生动地描述了盛会的情况。而在民间,上巳节时老百姓纷纷选择外出,去风景秀美、花草繁茂的郊野游玩、踏青,或者在曲水泛舟登船赏春。 杜甫《丽人行》“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即是当时民间“三月三”盛况的真实写照。从洗濯去垢,消除不祥,即祓禊,而后又有流觞曲水、赏景赋诗、男女相会、踏青游玩,内容不断丰富,农历三月初三这个春天里的“情人节”,到唐盛世成了一场天下狂欢。